随梦小说网 > 网游竞技 > 元配 > 第27章 玩笑
    中秋前两, 魏年又从外头弄了好几个瓶瓶罐罐的回来, 陈萱瞧着, 都是不错的瓷器。陈萱还呢, 哪儿来得这么多东西?
    魏年坐在炕桌旁, 拿出来给陈萱看过, 唇角含了一丝笑,大过节的,有些个手头不便夷,卖些家里摆件,换些钱好过节。
    陈萱都仔仔细细的给魏年收了起来, 魏年还送了陈萱两本书, , 这是添头, 如今书本子不值钱, 你拿着看吧。
    陈萱连忙接了, 见是两本有些古旧的书籍,翻开来, 纸张已是泛黄,除了印刷的字, 还有不少墨字批注,陈萱道,那, 买那两本字典就花了五块现大洋, 这两本书虽薄些, 也得一块钱吧。
    你不晓得,卖那斗彩花蝶罐的那家,死活跟我讲价,磨磨唧唧,我原不打算买他的了,他又找上我。这是因着后来人出价还不如我厚道,我不想买,他干脆添了这两本书给我做添头,这书能卖几个钱?洋人又不认识咱们的汉字。你留着看吧,那家祖上也是做官的,虽如今败落了,估计他家的书还不赖。魏年随口了这书的来历。
    既是添头,陈萱就高高兴心收了,还同魏年,阿年哥,以后你再去收这些瓶啊罐的,都这么着也不赖。
    魏年笑着一挑眉,打趣陈萱,是不赖,啊?
    陈萱笑眯眯地,我给阿年哥打水去,阿年哥你这肯定是忙了一,先洗把脸,歇一歇,如何?
    看陈萱先去把书仔仔细细的放抽屉里收着,又跑去给他打水洗漱,魏年也不禁一笑。
    接下来就是中秋了,中秋节的团圆酒,自然丰盛。尤其,陈萱还有幸的尝到了那两种据魏老太太极贵极贵的果子罐头,一样荔枝罐头,一样枇杷罐头。虽然,每样分到陈萱这里只有浅浅一勺,不过,一样是吃到了,那滑溜溜的果肉,那甜浓的汤水,陈萱原是想仔细尝一尝的,可不知怎的,一入喉咙,没待细嚼,就哧溜跑肚子里去了。
    可真好吃。
    陈萱心,北京城果然是个极了不得的地方,这里,竟然有这样金贵好吃的东西。
    陈萱吃了这两样水果罐头,对于席面上的鸡鱼肘肉竟然都淡了几分。晚上她没忍住跟魏年打听,阿年哥,今儿的水果罐头,是极贵极贵的吧?
    也还好,没你想的那么极贵极贵的。学陈萱话。
    那要多少钱一个?
    魏年问,是不是还想吃,家里还有哪。他娘的性子,魏年也是没法。大过节的,家里还有七八个罐头,魏老太太就只舍得拿出两个,结果,一人分一碗底儿。要依魏年,自是都拿出来,大家吃个痛快。
    我听老太太,这东西很贵,都是南面儿坐火车运过来的,尝个味儿就是大福分了。陈萱并不是贪嘴的性子,她倒了两杯水督炕桌上,递给魏年一杯,又问,到底多贵?起码得五毛钱一个吧?
    魏年笑着喝口水,告诉她,荔枝的要一块钱一个,枇枘便宜些,七毛。
    陈萱瞠目结舌,觉着这也忒贵了些,不禁道,要知这么贵,还不如买些鲜果子哪。
    魏年道,荔枝是夏的水果,枇杷比荔枝还早些,现下除了罐头还能吃到,哪里还有鲜果儿卖?
    这倒也是。陈萱想想,,我看书,书上,这荔枝,很久以前就极有名声的,早就是有钱人吃的东西。阿年哥你中秋拿这个送礼,肯定体面。
    那是当然啦。魏年与陈萱,现在外头,越来越流行洋货,不然就是这些新鲜事物。送礼可不就讲究个体面,大中秋的,你若总是送那老几样,花一样多的钱,人家不见得看得上眼,倒不如买些时心吃食,咱们送着好看,收礼的也能吃个新鲜。这花钱,既要花,就得把钱花刀刃上。
    陈萱觉着,魏年这话很有道理。
    吃了中秋的团圆酒,八月十六,魏老太太就急催着二儿子魏年往赵家接魏金去了。魏金一回娘家,就带来了一肚子对婆家的抱怨。接过李氏倒的水,魏金咕咚咕咚两口喝干净,又叫李氏再给她倒一杯,连喝两杯水,魏金就坐魏老太太炕头儿开了,从七月半忙到正月半,我们那妯娌也真有本事,平日里嘴的山响,自己如何如何能干,我这一回去,中秋给伙计们的冬衣还没动呐。这一个月,白做家里的事,先是祭祖,后是中秋,没片刻闲的,晚上还得点灯熬油的做针线。我们老太太,是死活不肯装电灯,电灯费电,她用惯了煤油灯。她是晚上也不用做活,半点儿不管别人死活。
    魏老太太把点心匣子往魏金跟前推了推,道,她早就那样,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婆家也两号买卖哪,这日子过的,怎么连个掌柜家都不如?
    有什么法子,就一门心思的省钱。魏金拿了块金丝玫瑰馅儿的月饼,咬一口问,妈,家里还有什么吃的没?整个中秋,别鸡鱼肘肉了,我是连口热呼的都没吃上。
    魏老太太笑,给你留着哪,大肘子、烧鸡、炖鱼、炸丸子,都樱
    魏金笑,有羊肉没,晚上可得给我打几个羊肉饼,我在婆家,就想这一口。
    有,都樱就是没有,叫你弟媳妇现买去也就有了。魏老太太很是心疼大闺女在婆家吃苦的事。
    魏金回娘家,家里立刻就事多起来。不别个,魏金瞧陈萱一眼,屋里没人时悄悄问魏老太太,妈,二弟妹身上怎么又多了件新旗袍?
    魏老太太道,这不过中秋么,你们姑嫂妯娌,一人一身新的,你那身衣料子,我给你放起来了,就在柜子里,一会儿瞧瞧,也做去。
    哎,再没有比咱家更疼儿媳妇的了。魏金没看衣料子,吃过月饼,又挑了块枣泥方酥吃起来,一面话,大弟妹就不了,好歹有些个陪嫁,你二弟妹,有什么?来的时候,箱子不少,结果呢,就陪嫁了两身衣裳!这吃喝穿戴,还不都是咱家全包!也就是咱家这样的厚道,不然,换别家试试,二十块现大洋的聘金哪,就换两身破衣裳,叫谁家谁家干!
    她不是没亲爹娘了么,要是有亲爹娘,不至这样。魏老太太道。
    这也是。魏金撇嘴,如今到了咱家,她可算是掉福窝儿里了。
    掉进福窝儿的陈萱正举着魏年的西装发愁,拿去给魏银看,我正洗衣裳,也没瞧见,这怎么就烫了个洞。
    魏银细看,果然就在下摆处,蚕豆大的焦痕,魏银道,这兴许是吸烟时不心烧的,得补一补了。
    陈萱一听能补,很是谢谢地一回,魏银回身把自己的针线匣拿出来,二嫂你放下,我来给二哥补吧。魏银是家里针线最好的,陈萱连忙谢过,魏银笑,我还没补过西装,这回正好拿二哥的衣裳试试手。
    想到什么,魏银提醒陈萱一句,二嫂,这西装可不能下水洗,待脏了,拿到干洗铺子洗就好。
    陈萱连忙打听一回干洗铺子是何地方,又听魏银一回西装的金贵,陈萱庆幸不已,幸亏还没搁水盆,不然,就要闯祸了。
    魏银也是一乐。
    魏银把西装补好后,陈萱还特意同魏年了一声,夸魏银手巧能干,魏年瞧了一回,却是不大满意,,这补的像什么啊,也太明显了。哎,我还拿到成衣铺子去,那里有专门织补的裁缝,你们手倒是快。
    这不挺好的,不仔细看看不大出来的。
    我都能看出来,明显补了来的颜色深。魏年对着穿向来讲究,第二自己拿成衣铺子去织补了。
    陈萱觉着,很对不住魏银,魏银却没什么,待魏年把衣裳拿回来,魏银同陈萱一声,想去瞧瞧。陈萱道,直接过来瞧就是,哪里就用特别了。
    魏银笑,这是二哥的衣裳,当然得跟二嫂一声了。
    陈萱想魏银不知道她与魏年只是假夫妻,也不点破,请魏银过去看那西装。魏银拿在手里仔细端量,点头,果然比我补的好。然后,细瞅一回,魏银就拿把剪刀把魏年衣裳补好的地方给拆了,陈萱吓一跳,声,我的娘哪,你怎么给拆了!我听你二哥,就补这么个地方,就花了足有五毛钱!
    我瞧瞧人家是怎么补的,不拆开来,怎么能知道?魏银琢磨一回这针法,把衣裳放下,,我知道了。二嫂,你下午有没有空,跟我去配些线。
    那得跟老太太一声。
    在北京,陈萱就知道王府井、东安市场、东菜市和六国饭店,别个地方,再不能知道了。她陪着魏银,主要是魏银年纪,她不大放心,魏老太太也是这么个意思,就让陈萱跟魏银出门了。
    魏银是带着魏年的西装出去的,俩人去了专门卖针线的铺子,配了同色的绣线,待回家后,魏银又把西装补了一回,待魏银补好,陈萱不禁道,是比上回要好。
    肯定啊,像这些成衣铺子的老裁缝,都是有自家的织补法子的,随便不能叫人学了去。以前也没补过西装,还是人家有经验,这回拆了学一学,待再有家里人西装破了,就不用花钱去成衣铺子了。魏银把衣裳补好,又用电熨斗熨过,整件西装笔挺漂亮,陈萱直,阿银你这手,可真巧。
    魏银把西装递给陈萱,陈萱拿回屋去,给魏年挂到了衣柜里。
    魏年第二要穿的时候,陈萱把西装给他拿出来,魏年换上西装,瞥陈萱一眼,觉陈萱神色有异。魏年也不点破,直接与陈萱道,行了,我看出来了。看你那担心样儿,我还真跟你计较啊。
    啊,你看出来了!陈萱一向实诚,立刻瞧向魏年西装下摆道,我看补的挺好的啊,完全看不出来,你怎么看出来的?
    魏年唇角一翘,依旧不动声色,行了,吧。
    陈萱当真实诚心诚,没多想,觑着魏年的神色,就把魏银学习织补技术的事同魏年了,还再三的替魏银好话,阿银也就是想学习一下,不然,这是人家老裁缝吃饭的本事,人家哪里肯教的。阿银特别聪明,看一回就学会了。来,我觉着,阿银这聪明劲儿就是像阿年哥你啊。
    魏年好悬没笑场,点头,哦,是这样啊?原来是这样,怪道陈萱看他穿西装一脸紧张样。
    可不是?就是这样!陈萱信誓旦旦,魏年对镜照了照,问陈萱,真是这样?
    绝对是这样!陈萱急的就要举手起誓来证明自己话的可信度,魏年已忍不住笑出声来,也没理陈萱摸不着头脑的笨样,自己笑着出门了。
    魏金觉着,自己就回婆家一个多月,怎么娘家就大变样啊。魏金都稀奇,问她娘,唉呀,二弟他俩怎么好成这样了?看二弟乐的。
    你不知道,近来都这样,也不知高兴什么,乐颠乐颠的出门。魏老太太撇撇嘴。
    魏金压低声音,别这二弟妹乡下来的,为缺真有心眼儿,这才几,就把二弟笼络的服服帖帖的。
    你二弟也是个没见识的。
    魏金不在娘家,也没人跟魏老太太嘀咕这些闲话。魏金这一回来,魏老太太可算不寂寞了。
    陈萱完全不晓得这母女俩想歪的事,她同魏银起这事,魏银笑,二嫂你真实诚,你就没听出,二哥那是诈你哪。他根本什么都没看出来。
    不能吧?
    我还不知道他,他可臭美了,衣裳上有半点儿不好也不能上身的。他要是瞧出有织补过的痕迹,今儿就不能穿西装出门。定是二嫂你叫二哥看出形迹来。
    哎,我是半字没同他,他那衣裳你又拆补了一回的事的。兴许是他早上穿时,我多瞅了两眼,我担心他看出来生气。陈萱想想又好笑,怪道出门时笑的那么欢,原来是觉着戏耍了我,自己高兴呐。
    不过,虽然被戏耍了一回,陈萱也不生气,这原不过是事,而且,前几魏年刚送她两本书,就算是添头,魏年也没送别人呐。陈萱很知魏年的好,倒是想着这眼瞅儿就冷了,老太太那里有上好的丝棉布,是不是要些来,再给魏年做两身新棉衣,暖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