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家有悍妻怎么破 > 第1991章 认祖归宗(1)
    庄婉琪一声嗤笑,打破了屋子的寂静。
    靠在椅子上,庄婉琪一脸疲惫地说道:小金,咱们和离吧!
    段小金没想到庄婉琪会这般说,当下不由慌了:婉琪,什么和离,你在胡说什么呢?
    庄婉琪淡淡地说道:和离了我就不再是你们段家的人,那她也找不到理由霸占我的陪嫁了。
    段大娘也没料到庄婉琪竟想走,不过她有杀手锏可不怕庄婉琪的威胁:你想和离可以,但大宝是我们段家的人必须留下。
    庄婉琪痛苦地闭上了眼睛,半响后睁开眼睛说道:好,大宝我不带走。段小金,你现在就写和离书吧!
    段大娘指着庄婉琪说道:当家的、小金,我就说她是个狠毒你们还不信。现在看到了吧,得多心狠才能连自己的孩子都不要。
    段小金抓着庄婉琪的胳膊,一脸痛苦地说道:婉琪,你真的狠心不要我跟孩子了吗?
    我若不走怕是连骨头渣都不剩了。小金,从嫁给你到现在我自问已经没有什么对不起你的,所以我希望你能念夫妻一场能放我离开。
    段小金眼见说不动庄婉琪,不由看向清舒,面露哀求道:大嫂,求你帮我劝劝婉琪吧!
    清舒沉默了下说道:婉琪怀孕了,你知道吗?
    段小金一愣,转而看向庄婉琪道:大嫂说你怀孕了,是真的吗?
    庄婉琪面无表情地说道:这个孩子我不会要的,等晚些我就让海草去抓堕胎药来。
    段小金呆若木鸡。
    段大娘闻言大怒举起手想打庄婉琪,不过被红姑也拦住了。红姑呵斥道:你想做什么?
    竟敢杀我段家的孩子,我今日要打死你这个毒妇。
    庄婉琪冷嘲道:做了你段家的媳妇是我倒霉,大宝生下来我塞不回去,但我绝对不能再生一个孩子来给你当牛做马。
    说完,她怒喝道:段小金,你还杵在那做什么?赶紧写了和离书,写完和离书咱们就好聚好散。
    段小金不愿意和离。
    庄婉琪却是一副铁了心的模样:不和离是想让她磋磨死我吗?段小金,我没有什么对不起你的,你为什么非要置我于死地。
    段师傅难受地说道:大宝她娘,你不要跟小金和离。等我身体好些后,我就带着你娘回老家,以后再不来了。
    段大娘不愿意,大声叫道:我们都这么大年岁了,若是回老家谁来照顾我们?
    说完,她看向庄婉琪说道:和离可以,但你必须将陪嫁留下来。这些东西并不是你的,都是当初我们置办的聘礼。
    庄婉琪嗤笑道:你还真是不要脸到极致了,这聘礼是你置办的吗?分明是嫂子置办的,你一个铜板都没出。
    她很清楚,当初下的聘礼没异样东西是段家置办的。
    段师傅朝着段大娘怒吼道:你到底想要这么样,非得将这个家拆散了才高兴吗?大宝还那么小你就忍心让他没娘吗?
    既她要走就让她走,大宝我会带大的。大宝以后读书娶媳妇都要花钱,所以她的嫁妆必须留下。
    庄婉琪觉得这样争执不出一个结果,她看向清舒说道:嫂子,当初是你下的聘礼。你说一句话,你让我将这些产业留给大宝我就留。
    清舒淡淡地说道:聘礼给了你那就是你的,留不留给大宝这个你自己决定就好。
    一句话,表明了她的态度。
    段大娘有些难以置信:清舒,你怎么还向着她呢?
    我不是向着她,按照我大明朝的律令女子陪嫁就是她的私产。这官司就是打到御前,皇上也是这么判的。
    段师傅看着庄婉琪,说道:你要怎么样才不跟小金和离?只要我们能办到的我都答应你。
    他很清楚庄婉琪再小金心中的份量很重。要真和离了对小金绝对是毁灭性的打击,儿他是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发生。
    庄婉琪沉默了下说道:让小金认祖归宗我就不和离。
    只要丈夫认祖归宗她就是符家的儿媳妇,那段大娘就不能在她跟前摆婆婆的谱了。而且,段大娘以后也不能阻碍小金的前程。
    除了清舒,其他人都呆住了。
    红姑听到这话赶紧站在了庄婉琪前面,以免段大娘暴怒之下伤着了她。
    段大娘暴跳如雷,说道:什么和离,这才是你真正的目的。你这个恶毒,你说你的心怎么这般毒呢?
    庄婉琪并不理会他,看向段小金说道:我给你两个选择,第一和离,第二认祖归宗回符家。
    段小金说道:婉琪,爹娘对我有养育之恩,我不能做这忘恩负义之事。婉琪,除了这个不管你提什么条件我都答应。
    我只这个条件。若你不答应现在就写下和离书,以后我们就桥归桥路归路。
    一边是父母,一边是妻儿,段小金没有办法做出抉择。
    段师傅沉默了下说道:让小金认祖归宗也可以,不过大宝必须姓段以后延续段家的香火。
    这话一落,段大娘就朝他吼道:你是不是疯了。他就是我们的儿子,认什么祖归什么宗?
    段师傅很冷静地说道:你忍心看着他妻离子散,我不能。
    为了他的病小金不惜砸锅卖铁,老婆子耽搁了他的前程也从无怨言。小金不是他的亲生骨肉,但却比许多亲生儿子都孝顺。所以,他也不忍心看着小金落入妻离子散的境地。
    段大娘是不可能让小金回符家的,她朝着段师傅怒吼道:想让他认祖归宗,除非我死了。
    段师傅一叹,说道:小金就算姓了符,他也是我们的儿子。
    他也不想让小金改回断行,可这不是被逼得没办法了。而且平心而论儿媳妇做得已经很好了,是老婆子吹毛求疵总挑那孩子的毛病。唉,早知道会闹成这样去年就不该回来。
    这些话段大娘可听不进去,朝着小金说道:你若是敢改姓,我现在就撞死在这儿。
    段小金想说不改但看着一脸冷漠的妻子他不敢说这话,不认祖归宗妻子没了二宝也要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