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美时代 > 338、艺术的力量
    这让杜雯本来要聊美术馆的,只好收起来免得凸显自己太知心,吃饭的时候掌心紧紧的攥着那块新旧参半的风门清。
    直到晚饭以后,才坐在卧室小阳台上,看着远处城市灯光,细细捻着这石头。
    淡青色的石头其实更像个牛角,不规则的椭圆形切面上,能摸索到上面崭新的刀口纹理。
    杜雯不说话也不低头细看,翘起来的长腿蹬在金属栏杆上,似乎要用指肚把感受到的纹样刻到心底。
    贾欢欢快活的跑进跑出收拾东西:明天晚上就要回去了,我还想去买两个包,雯姐,你说怎么才能带回去?雯姐?
    跳过来看发呆的杜雯,面对面了才惊醒:啊?什么?
    贾欢欢重复自己的问题以后,杜雯笑着传授代购心得:差不多就行了,我帮你拿两个,反正不带包装的带回去说是自用品,基本上没什么问题,不过在大学普通情况下,最好还是不要拿这种奢侈品牌的包,很容易跟同学之间拉开距离……嘻嘻,真想不到我也会这么说,以前我巴不得拉开距离。
    贾欢欢鄙视她:你就跟长生哥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我也不是自己用,我妈,舅妈,三姨……
    杜雯终于发现:你没给他妈带点礼物?
    贾欢欢干脆:反正我买什么都不会让他妈满意,我就懒得献殷勤了,要不你给他妈买个包吧。
    杜雯啼笑皆非:我才不蹚浑水……还是忍住没说自己见过孙二娘,那时候的杜杜真是进攻火力旺盛:多少还是买点,算是个礼节,明天路上再逛一家奥特莱斯,顺便给万万买两身正装,他身材其实跟意大利男人有点类似,够宽厚,接下来可能出席大场面的时候比较多,用得上。
    贾欢欢对大场面的理解就是:那……以后还得你多照顾他了,我终于能跟着到江州读书,江州我照顾,然后其他地方都你照顾,行不行?
    杜雯伸手摸下贾欢欢的长发:好男人肯定有,特别是见过万长生以后,我就相信这世上还是有好男生的,我本来应该远离他看看自己的运气,但是既然你不介意,更因为他把我塑造成了现在这样找到方向的样子,我也很想回报协助他,看看他到底能走到什么地步,所以未来我跟他是朋友,是伙伴,但唯独不是情侣爱人,我希望你能相信我。
    贾欢欢撇撇嘴:我当然相信你,只是这就有点亏欠你了,万家其实不介意的……
    杜雯嘿嘿笑着起身:别形容得好像封建大家庭一样,这是我跟万长生之间相互的尊重,其实你也大可不必防着他被别的女生骚扰,不会的,相信我吧。
    贾欢欢小大人似的长叹气。
    杜雯顿时又觉得自己好像没这个立场。
    万长生是不撩,自己可不就飞蛾扑火的爱上来了?
    所以等躺在床上,不由自主的又想了很多,翻来覆去睡不着。
    心里也明白,主要还是要回国了。
    意味着这样相处的日子告一段落,又要分离。
    这种滋味只有自己明白啊。
    万长生就不贪心,第二天一早收拾东西的时候,他那一口崭新的古驰拉杆箱里面,装满了一本本速写手稿!
    主要都集中在雕塑的局部细节,还有素描画作的临摹。
    搭配手机拍的照片,这才算是深刻理解别人为什么要这么做这么画。
    连续几天基本上每天都要画一整本,这种呆在大教堂或者美术馆的枯燥学习模式,对万长生却像个武痴呆在武功秘籍藏宝洞那么陶醉。
    曾经他在碑林里面练习的基本功不就是这样嘛。
    特别是还无比清醒自己的进度:这么远过来,呆足了十来天时间,我整整看了七八天的雕塑跟绘画技巧,收获肯定很多,赵磊磊当初建议我起码花两个月时间来慢慢周游欧洲,我说这点时间光是看意大利都不够,这次就算是先建立一个西方古典雕塑和绘画的概念,回去慢慢消化体会,下次再来的时候可能有更深的认识,才适合长期呆一段时间。
    贾欢欢对意大利真的不太感冒:本来以为多漂亮的外国大城市,结果到处都跟乡下一样,下次还是雯姐陪你来,我们去……哪?
    最后个字带点询问。
    杜雯吃着贾欢欢一早起来做的红烧猪肉夹面包,还有她配合做了点水果沙拉,再喝杯卡布奇诺,本来很优雅的欧式早餐,匆忙咽下去:东京,下次你去东京或者纽约,洛杉矶看看。
    贾欢欢嘻嘻:好,回去我们做个分工表。
    万长生最后整理下箱子里面的东西,还比较空:购物不需要一整天的时间吧,我想去佛罗伦萨美术学院参观一下,算是学校层面的参观,毕竟你说起来佛美的地位这么高。
    俩姑娘飞快的对视一眼,就知道都没给万长生说过杜雯本来可能要留学的事儿。
    贾欢欢是无所谓:那我就等你中午回来退房,不想逛街了,欣赏不来。
    杜雯却不争取这个单独相处的机会:也行,你自己去看看,其实可以考虑下在大美培训校里面加入留学国外美术学院的部分,听起来就很国际化了。
    万长生从来没想过这个:还能直接考国外美术学院?
    杜雯理所当然:留学考试本来就有,每年那么多留学生怎么来的,只是美术生从高中毕业就留学的确实少,大多是从国内美术学院毕业以后再出国深造。
    万长生若有所思的点头。
    带了本崭新的速写本就出门了,贾欢欢叮嘱他随时注意手机电话铃声,买的意大利电话卡是附带了点通话时间的,虽然他们都很少用。
    然后杜雯才伸个懒腰,到酒店后面的游泳池放松下。
    贾欢欢赶紧跟着去检验下自己这几天的练习成果:我故意让你俩一起去的,你怎么不去?
    杜雯表情淡定:只要你一起来的,我就尊重你,不让你落单。
    贾欢欢哦:那我也尽量做到这样……
    杜雯觉得自己眉毛乱跳,可能是在抗拒做姨太太的诱惑。
    万长生则争分夺秒的打了个出租车赶到美术学院,结果从进入开始又立刻陷入到新的学习狂潮中。
    本来要预约,但多付四欧元就能获得另一个通道进入优先参观。
    万长生有杜杜秘笈,自然是顺风顺水。
    人家摆放大卫像这里,其实是个小型博物馆,美术学院内部不太讲究的专业级别美术馆,很多游客来了会大呼上当不值得,因为除了大卫像原迹和几尊看着不成样子的米开朗基罗老年时期雕塑,就没什么名家名作。
    可在万长生眼里,最宝贵的不是大卫像,而是那个专门收藏雕塑母本的房间,里面展示着几百年间的雕塑作品模板。
    堆满了各种沾了好多灰尘的雕塑石膏模!
    几百年来,美术学院各种巨匠大师们当学生时候的习作。
    就那么很不讲究的像排列在书架上一样,一排排的放在墙面架子上,成百上千的各种胸像到全身像。
    几乎能伸手触摸到几百年来的名家大师们,如何一点点提高改进自己的技艺。
    这种攀爬路上的点滴结晶,让万长生都想再停留两天了。
    更不用说米开朗基罗那几尊看似懒散未完成的老年雕塑作品。
    都让万长生看上一眼就挪不开脚步。
    恰恰是他转入雕塑系,跟着研究生班学了一年的泥塑,既没有新生那种手足无措,对雕塑还没找到感觉的茫然,也没有研究生已经做了六七年泥塑,有些审美疲劳和创作惰性,正处在创作和学习的兴奋期。
    正好来到了佛罗伦萨美术学院。
    堪称西方古典派文艺复兴时期的最高殿堂,那还不跟海绵吸水似的全情投入?
    老实说,那么多游客都围着看米开朗基罗二十多岁时候的大卫像,万长生叹为观止的却是老得炉火纯青的那几件半成品。
    能够用石像雕琢,体现出大卫那种英姿勃发的生命力,对这种级别的大师已经不算是要求,如果能把石头雕琢得好像本来拥有生命力,却被抽走后的奄奄一息,感受到微弱的命运挣扎。
    那才是把雕塑这门艺术展现到了极致。
    万长生看不太懂雕塑下面牌子上介绍的作品内容。
    但是他能读懂雕塑的生命。
    整个雕塑,三个人物,好像只有濒死的男性身体是完成的。
    濒死的头颅耷拉在自己的肩膀上,脸上却极其安详。
    身体,尤其是腿,以极别扭的姿势垂着。
    仿佛是母亲又或者姐妹托住他,面部很模糊,手掌很大,青筋爆绽,用了极大的力气。
    无论多么悲痛的想挽留生命,都是徒劳。
    无论那力气是多么充满抗争和呐喊,死亡依旧是无法抵挡的事实。
    还有比这更让人无助和悲哀的吗?
    而悲伤,面对死亡是多么无力和模糊。
    所以那种没有雕刻完成的部分,在万长生看来,几乎就跟中国画传统里面的留白含义差不多。
    到这种悲痛至无力模糊的时候,连石头都是模糊的。
    不用再絮絮叨叨的表达那么多清晰的表情。
    死亡的力量大于一切,死亡,就是死亡,任凭多么悲伤,一切都无法与死亡抗衡。
    也许,在米开朗基罗看来,死亡,是如此的实实在在清晰和明确。
    凸显死亡的时候,甚至不用把悲痛用来作为陪衬。
    充满游客嘈杂声的展厅里,万长生似乎越过时空和欧亚大陆,触碰到了一代宗师的心灵。
    就像他说过万家人如何在横尸遍野中体会到生死存亡一样。
    艺术就应该是让人不用经历那么惨痛,也能明白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