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美时代 > 642、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
    老实说,贝赫耶这个微操作算是很强了。
    在杜雯掌管全局,欢欢敢贴身近战,钟明霞从语言到生活范围都了若指掌,更有林楚妮若有若无的旁观下,她还能找到个间隙不动声色的乘虚而入。
    一般姑娘真的做不到。
    何况她才多少岁。
    当然,有票子也是敢这么操作的基本因素。
    万长生探头看看十来人的商务舱,包含自己只坐了三四位旅客,有点咋舌中东土豪的手笔:你单独出来上路的?
    贝赫耶的思路清奇:我雇了个女司机。
    哪怕知道她好像是买了个车,万长生还是噎了下:在……我们中国,没有那么多不许处在同一屋檐下的限制,甚至连遮着脸都不太合适,你这样也很容易成为被人瞩目的焦点。
    贝赫耶想想摘了面纱头巾:只要你许可了就行,那我以后就这样了?
    万长生啼笑皆非:我许可什么?
    商务舱的座位再宽大,两人也是并肩而坐,贝赫耶身上那股带点甜味的浓郁香气几乎笼罩了万长生。
    他不得不侧身坐正点面对:一见面我就跟你说过,我有妻子了,站在艾米拉的角度,我肯定很愿意协助改变些什么,但在我眼里,帮助你和帮助塞丽梅都是一样的,更何况现在看起来,你还更倾向于自己帮助自己,所以不要再浪费时间在不可能的事情上了,好吗?
    第三次对上这张充满异域风情的美丽脸蛋,有又是公共场合,万长生不由自主的压低声音,语气也就显得温柔了。
    就这,已经让空姐悄悄用眼角瞟这边的英语对话了。
    贝赫耶笑起来有点点酒窝,更显五官立体,甜蜜的笑容好像让空客320的空气循环里面都能充满香气,优雅的手指略微有点兰花翘的撑着下巴:可是我爱你。
    就几个单词,她说来就是能让人心醉。
    万长生都没法生硬了:要是有男人这样说喜欢你,就不顾你已经有爱人,非要谈情说爱,你怎么办呢?
    贝赫耶笑笑:这样的男人很多,他们虽然没看过我的脸,但是听别人说了很多,更想从我父亲的财产里面得到好处,所以我很习惯,我知道这有点难,但是我们是缺乏交流,慢慢总会爱上我的,我不笨也不讨厌,对吗?
    对上这样的女孩儿,谁能说讨厌呢。
    就算是心机多变,那也是为了更好的进入自己生活。
    更何况,万长生还真喜欢和聪明人打交道。
    所以他嘟哝好几下,也找不到什么单词来表达自己复杂的情绪,靠躺回舒适的座椅里不说话了,只是呼吸间都能感觉到那种甜蜜香气。
    贝赫耶的声音都是甜蜜的,好像倾身就在万长生耳边:你可能无法想象,每天都生活在紧张焦虑和防备中,只有晚上那点轻松时光能听艾米拉讲述你的故事,对我有多么美好,我无数次的想象过你,然后从照片跟视频上,再看见你的样子,我就觉得这一切是注定的,你的智慧、温柔、善良早就迷住了我,所以我一直在为这次东方之旅做准备,从出来就没想过回去,但没想到你比我想象的还要成功,所以我一定会陪伴你到更加成功。
    啧啧,人家郭靖得了天字第一号女朋友,好歹也是宝马貂裘撒出去才换得美人心。
    万长生这是人在家中坐,婆娘天上来啊!
    只能说是小舅子太给力,还是风俗习惯降维打击?
    而且还是看脸必嫁的这种,有没有天理呀。
    万长生觉得是个男人都要陶醉,还好不是自己的母语,他还需要转换单词含义,辨别起来多了点理智,只能简单的抱怨:你们也就是仗着自己漂亮!
    其实他说这句话,时有感而发,杜雯当初还不是仗着自己漂亮就肆无忌惮,钟明霞也差不离的还敢动手,长得美就可以为所欲为么?
    可英语单词里面,你和你们都一样吧?
    贝赫耶还愣了下,立刻重重的在万长生脸上亲了下!
    还有搂脖子朝着正面进攻的趋势!
    那看似被黑纱遮住的青春容颜蕴含着热烈的情感!
    可把万长生惊得差点跳起来,猛睁开眼,和不远处同样瞪大眼的空姐一起难以置信:你,你!
    贝赫耶也不计较万长生的挣脱,表情跟任何热恋中的女孩儿都一样,绽放出最美丽的笑容和惊喜眼神:你这是赞美吧,就是赞美!
    万长生使劲搓自己脸上,深怕留下唇印回家被老婆收拾那种,还想挣脱座位跨到其他地方去坐。
    空姐连忙出来帮忙助攻女生:航班马上就要起飞了,请系好安全带……
    万长生只能大眼瞪小眼的坐好不吭声了。
    男生在外真的要保护好自己啊。
    贝赫耶脸蛋略显丰盈,笑起来有肌肤光泽得如有绮丽,大胆而炽热的情感都通过眼眸传递出来,甚至很享受这样的对视。
    所以万长生在心里画了个速写以后,率先撤退,靠在椅背上还拉开点距离。
    贝赫耶不乘胜追击了,等到航班稳稳的爬上高空,空姐也奉上了饮料和小吃,才侧身轻轻介绍:十几年前我才四五岁的时候,在我们国家,举行了一场极为盛大的体育运动会,也就是那一刻,我们的国家才开始登上了世界舞台,很多从来不知道我们在哪里的人,终于知道这个国度的存在,而我父亲,就是在这一次体育运动会中,一举拿下了大半的建筑工程,才一步步建立起财富来。
    因为有英语单词,万长生不由得不认真听,有点吃惊这姐弟俩的父亲,居然不是因为石油能源暴富的。
    这在基本都是躺着赚石油天然气大钱的中东土豪中间,应该是罕见的吧。
    贝赫耶也这么说:我的父亲在经商上面非常有眼光,当然他能做到这一步,主要是他第一位王室太太家里帮了他很大忙,所以这位夫人对我和艾米拉不喜欢的时候,他也只好把艾米拉送到你这里来。
    万长生无情的抨击封建制度的腐朽堕落:看看,你看看,这矛盾根源就在你父亲娶了不止一位太太。
    贝赫耶笑:我觉得你那位太太挺好相处的,我有这个信心,你看这么多年我都长大过来了,我很擅长搞好关系。
    万长生敬而远之:谢谢了!不需要,我很爱我的太太。
    贝赫耶果然有种特殊的洞察力:那位这几天不在的女人,才是你最爱的吧?
    万长生马上否认三连:没有!别瞎说,哪有这种事情!
    贝赫耶不探讨,继续慢悠悠说自家的事情:后来我父亲当然也拥有了能源公司赚到更多钱,但他一直牢牢的把首都建筑地产作为自己最大的价值,因为他不是王室,他也必须要有自己的价值,不然随时也会被夺走,不是吗?
    万长生终于点头还赞扬了:在你这个年龄,很少有人能够看到价值的意义,很多人早就被钱迷花眼了,你确实有很优秀的智慧,但是跟我无关。
    贝赫耶摇头:对,本来我也觉得无关,因为我看不到希望,再怎么努力最多也就是变成交易品,用婚姻去帮父亲换取一点筹码,反正他的儿女这么多也不在意,所以自从知道还有这样的生活跟你以后,我就着了魔一样的想逃出来。
    万长生不说话了,大家族的倾轧斗争,他也比谁都清楚,观音村有祖训压在那,孙家和贾家还能斗个几百年呢。
    也就是他这里被压得尽量像婆媳之间的玩笑。
    贝赫耶并不阐述家族内部斗争:从小我就装着傻乎乎的样子才能活到现在,本来我随便嫁了也无所谓,可自从有了艾米拉,从小我就疼爱他,我不能看着他被牺牲被交易,所以宁愿嫁出去也要把他送走,一直在我母亲耳边念叨这个事情,终于幸运的遇到了你,你知道一个不受宠爱的孩子在几十个兄长姐妹中间,最后能活成什么样吗?所以本来我已经认命了,能让艾米拉离开那个家我就满足了,偏偏你又给了我希望。
    万长生没表情,他知道这话已经说得尽可能的没那么血腥了,他终于明白这姑娘怎么会变成这样,也怪不得要逃出控制就毫不犹豫的要把小侍女不当回事!
    以她多年来的战斗力,可能眼中各位女生都是渣渣,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这样的姑娘更不敢随便接触了,连万长生脑海里面都冒出来嘟嘟嘟的警报声。
    如果说贾欢欢是开玩笑说医学生知道能有无数种下毒的方法,贝赫耶绝对是毫不犹豫就敢抖搂一袋子进去的那种!
    也许贝赫耶说得这么轻描淡写就是不想太过杀气腾腾吓着了夫君。
    她显然观察着万长生的,哪怕这大男生闭着眼尽量没表情,不知道她是不是看出来什么。
    声音更柔:可是看见你,看见你的产业,我才想说这就是蒸主给我的旨意,我们就是命中注定。
    万长生脑海里面刚冒出来个问号。
    贝赫耶就给他解释了:十多年过去,我父亲那些为体育运动会修建的建筑,大多已经荒废,它们只是在体育盛会的那几天绽放过光彩,从此以后就再也没有人光临,因为我们没那么多人,用不了那么大的体育场馆,王室也非常头疼,拆了又可惜,平时也没人用,这就像你们的厂房,需要有艺术家来重新设计,让那些荒废的地方变成宝贝,这才是我父亲需要的价值。
    此女眼界头脑开阔如斯,只是嫁入浪荡子家当个黄脸婆,真的可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