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美时代 > 654、论为什么要推翻封建社会
    其实贝赫耶也没打扰万长生。
    因为看了眼那深灰色油泥头像,她就有点叹为观止,然后轻手轻脚的出来,叫哈雅特马上张罗三个仆人在办公室门口听候,保持距离不许打扰,但是吃的喝的用的什么都要服侍好。
    哈雅特赶紧趾高气扬的发号施令去了,感觉还得申请一堆劳务签证。
    但这事儿已经不是什么问题了。
    然后贝赫耶上了法拉利,林楚妮正聚精会神坐在驾驶座上翻看4s提供的简约说明书,f8真是近几代法拉利里面最好掌控的,绝对没有脱缰野马的感觉,也根本没有什么复杂上手难度。
    主要还是林楚妮胆子大,土豪在身边,万长生又是个不坑人的家伙,出点问题都不怕。
    第一次开超跑就敢直接上路,还丝毫不惧堵车车流。
    没有一颗大心脏,是做不到这种事情的。
    结果贝赫耶主要是找她谈谈自己要纹身的事情。
    还说是已经征求了万长生的同意。
    林楚妮马上听出来点意思:进展挺快啊。
    贝赫耶不谈法律许可共同努力了:这次我们准备在中东做文创园区的事情,你知道了吧?
    林楚妮主要是后悔该带上墨镜,周围各种车辆上面俯瞰下来的目光太多了,发现驾驶座是个大美女,好多人都忍不住想看副驾驶是什么样儿,结果贝赫耶哪怕戴了墨镜跟口罩,还是很非同一般。
    只要是个车,都会故意加快速度或者减缓平行看看。
    那种装满人的公交车窗户就更不用说了,眼光可以论斤的丢进来。
    林楚妮还是很暗爽的:知道!听说园区管理公司那边都轰动了,全都在偷偷办护照,想去国外出差。
    贝赫耶笑:我就想找你问问,这里的政府是什么意思,你能给我解释一下吗,哈雅特说这两天来的官员特别多,这对万有什么意义。
    林楚妮吃惊的飞快看眼副驾驶,还是专注于握紧方向盘吧,之前确实接触不多,自从公开摘了面纱,印象中的娇憨吃货,怎么就变得犀利起来了?
    好在这个话题问全国绝大多数女孩儿估计都是懵逼的,唯独平京妞儿,她都梳理了下才能尽量简单:只要能做上外国人的业务,那就是大好事,万长生是个不吃亏的主儿,当初救钟明霞,他就知道第一时间用政府的力,这次的事情他也故意把事情推给政府,教育部门和这边区里,还有他属于的美院,肯定都当成非常非常重要的成绩。
    贝赫耶点头:怪不得哈雅特说之前办理劳务手续挺麻烦,这两天突然就简单了。
    林楚妮笑:这就是中国特色了,再复杂的规章制度,只要领导关注了,那就简单,他的份量就会越来越重,话说这事儿可真是意想不到啊。
    贝赫耶舒坦的靠在这橘黄色的高级座椅里,和绝大多数法拉利标配桶形赛车座椅不同,f8彻底向舒适性低头,不但松软宽松,还有电动调节加记忆功能,这才符合美女的认知嘛,只有钢铁直男才会开着马力强劲,内饰简陋的颠屁股超跑去撩妹,妹子又不懂什么包裹性跟推背感。
    所以她选这车是真有眼光,不过就没想过万长生拿去当收割机不是助纣为虐么:听万说你的刺青很棒,所以你有没有想法到我们国家去开店,其实刺青在我们那里的女性市场很大。
    林楚妮眼睛亮了亮:黑袍下面是遮不住的风情万种?
    贝赫耶笑着点头:越是遮住的,就越是狂热嘛。
    可过了几秒,林楚妮就嘿嘿:你不会是故意要把我支开吧,怀疑我跟他有什么?
    贝赫耶居然对林楚妮的聪慧鼓掌:没有没有,我希望你能把你的事业做大,就像他这样,又不是他过去,下面人去就好了,只要是他的朋友,我都愿意全力帮助,这样他就会开心了。
    见多识广的林楚妮终于好看的张开嘴有点合不拢:喔靠!你这讨男人欢心的办法有点狠啊,收买身边所有人?
    贝赫耶笑:我也喜欢这些朋友啊。
    林楚妮服气的用津门腔:姐姐,你可真不是平常人儿啊!
    贝赫耶还赶紧问她这句话什么意思。
    等到了江州最好的商业中心逛起来,当然是贝赫耶全程买单,唯一的问题就是江州的消费水平真的有点低,都没啥好衣服可买的,随便买点化妆品保养品吧,下回去平京买衣服。
    这个就是林楚妮的专业了,在商场顶级化妆品专柜,直接踢了柜姐自己上手,服侍得贝赫耶超级舒坦,每样打包双份……不,三份,四份,五份,等贝赫耶问要不要给那个不常出现的小个子温柔姑娘也买一份的时候,柜姐已经跪下了。
    肯定是辨认出来贝赫耶的阿拉伯血统。
    结果不等回应,贝赫耶已经顺手说六份了,算计这点东西,她丢不起这人。
    分别打包,一份寄平京,一份寄沪海,虽然那两位那边都不缺,多少是个心意。
    这种收买大法,谁顶得住?
    林楚妮还算有皇城根下的傲气,能假装淡定的拒绝了贝赫耶想给万长生买香水的思路:中国男人大多数都不喷那玩意儿,特别是他这种土鳖,跟要了他命一样,其实东亚男性体味不重,没那需求。
    贝赫耶最后还是很有少女思路的挑了瓶宝格丽的白茶,说是闻起来有点饿。
    这让林楚妮确认这姑娘本质上还是那个吃货。
    于是带了贝赫耶去吃私房菜,还假惺惺的说自己请客。
    俩姑娘能吃几个钱,还抵不上一盒粉底呢。
    她们这边舒服轻松,万长生那边就是呕心沥血。
    四天时间吧,也说不上是不眠不休,但哪怕蜷在沙发里面打盹,也是看着雕塑台的。
    万长生全身心的投入到了创作中,这本来就是种可遇不可求的状态。
    这时候就能体会到为什么封建统治阶级会死死抱住这些腐朽堕落不放手了。
    万长生做自己的创作,只要他终于觉得饿了,一转头,热腾腾的饭菜随时在茶几上摆好了揭开就行,人家三位女仆不间断的热饭菜,然后每过两三个小时就换新的!
    咖啡、热茶这些随时都在手边,甚至还按照杜雯调侃的建议,搞了瓶五粮液在桌上。
    只要稍有疲倦的摸摸脸,外面无声的就进来位躬着身子的女仆,戴着面纱端了热水盆和毛巾,水温都刚刚好,微烫不伤手。
    什么人工智能可以全面到这种地步呢?
    所以封建阶级真的是阻碍科技向前发展的最大阻力,因为他们花点钱就能达到目的。
    完工以后,万长生还真打开白酒,自斟自饮的喝了两杯,好像在脑海里面把最后放大样的思路给梳理好,也精准的标注在手边的稿件上。
    才倒在沙发上酣然入睡。
    自然又有女仆进来关上灯,拉上窗帘,帮他盖上被单。
    直到贾欢欢过来把长生哥叫醒。
    迷迷糊糊间被胸口的什么触感弄醒了,睁开眼正是贾欢欢那眉开眼笑的样子,让万长生都笑了,随手揽住她要抱到怀里。
    旁边有噗嗤的笑声,万长生眼睁大点,林楚妮和贝赫耶都在沙发后面看热闹呢。
    贾欢欢也赶紧挣扎:听说你辛苦了好几天,我来给你做个检查,现在我能听心音了,各种杂音、吹风音我都是我们组里最先搞懂的!
    万长生一低头,果然看见贾欢欢煞有其事的拿着听诊器在自己左胸印来印去,他自然就随她去了。
    结果贾欢欢比划了半点:咦,咋没声音的,换个地方,咦,还是没有声音呢,没有拿反啊!呀!长生哥,你怎么了……
    听闻这咋咋呼呼的医学生动静,万长生才把目光从自己的雕塑台上收回来,啼笑皆非:你咋没把听诊器挂在耳朵上呢?
    贾欢欢才恍然大悟的哎呀,从脖子上摘了听诊器戴上,煞有其事的分析好久,觉得万长生是健康的。
    贝赫耶眼神羡慕,却又极具克制能力的站在沙发背后凝视。
    林楚妮不看这撒狗粮的样子,背着手转身凑到那完成的雕塑前面欲言又止。
    实在是那人像光是看高高的鼻梁,就铁定是阿拉伯姑娘的特征啊。
    这会儿当着贾欢欢说肯定有点不合适。
    但贾欢欢不在意,给患者检查完毕,收起自己的听诊器才转头过来看那深灰色的雕塑,还想伸手去摸!
    幸好林楚妮给她手拉住了!
    实在是因为造型有点精妙到毫巅的感觉。
    大概半人高,挺昂贵的美国油泥,万长生用了几大箱,光这成本可能就得几万块。
    但眼前的艺术品肯定已经不止几万块了。
    贝赫耶就趁着贾欢欢过去看雕塑,偷偷给万长生做个飞吻,算是辛苦奖励!
    她已经尽量不做出得意的样子来。
    可能她妈的人生经历让她没有争当老大的思路,小老婆可能还更得宠呢。
    眼前这尊雕塑不就说明了这点么。
    一尊轻纱盖在脸上的女性形象……
    明明是雕塑,可那朦胧的五官上覆盖着薄如蝉翼的轻纱,带着非常柔顺的各种褶皱。
    不是阿拉伯面纱那种绷紧的蒙面,而是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含蓄。
    感觉好像随便吹口气,就能让这轻纱被掀起来。
    从雕塑功底上来说,已经有巧夺天工的精细味道了!
    但显然艺术品并不仅仅是展现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