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极品透视医圣 > 第3657章 看不惯也得忍着
    第3657章  看不惯也得忍着
    宁飞扬给他们分了丹药,自己也服用了汇仙丹,找到了一个角落,闭目修炼。
    拓跋长运等人,也趁机恢复伤势。
    球球护法!
    某一刻,宁飞扬的身上,迸发出一股强大的能量气息。
    实力突破。
    进阶了。
    仙士境四星!
    很快稳固了下来。
    尽管没能再提升,不像以前那样,会达到仙士境四星中期,后期,甚至巅峰。
    但突破一层,宁飞扬就非常满意了。
    要知道,他刚才击杀了可儿嫂嫂那帮人,斩获了一百个亿的仙石啊。
    修为也提升了。
    还收服了两名仙师境高手。
    加在一起,硕果累累!
    十分喜人。
    主人,恭喜你啊。球球开口说道,你的修为提升太快了。
    一般一般,嘿嘿。宁飞扬的心情,也非常愉悦。
    他释放气息,将所有人笼罩在阵法中,带着他们直接离开了。
    之前耽误了不少时间,接下来的时间,宁飞扬全力赶路。
    终于在三天之内,达到了联组市。
    又回来了。
    你们先自由活动吧。宁飞扬开口说道,等我将宗门搬过来,一切好说。
    在路上,球球也给他们说了很多,关于三流宗门的事情,也没有任何隐瞒。
    拓跋长运等人,如果之前听说这个消息,也不会相信宁飞扬。
    但今天不同,宁飞扬的一系列举动,尤其是提升了实力,收服了他们,完成三流宗门的搬迁,未必没有可能。
    门主,我们的伤势已经好了,为了宗门的发展,也要尽力才行啊。拓跋长运开口说道。
    没错,我们几个组队,去外面历练,或许有收获呢。可儿也补充道。
    球球摩拳擦掌,说道:主人,我也不想继续待在联组市,这里也不许战斗,没有战斗,一点意思都没有。
    众人笑出声来。
    他们经过短暂的相处,也都知道了球球的脾气,绝对是个仙兽,就是脾气火爆了点罢了。
    只要成为朋友,十分仗义!
    那好,你们去吧,不过要注意安全。宁飞扬提醒了一句。
    宗门的人,也要使用啊,不可能当祖宗供着。
    若是如此,创立宗门的意义何在?
    宁飞扬当初建立宗门,为的就是凝聚一帮修炼者,为自己所有。
    现在宗门面临发展大任,他们当然要倾尽全力,出一份力了。
    拓跋长运一行人,对宁飞扬非常感激,想要找机会报答,现在能出力了,每个人兴奋不已。
    宁飞扬和他们一起吃了顿饭,送别。
    金可沁的电话,再次打了过来。
    你到联组市了吗?金可沁开口说道,一个小时之后,就到你了。
    嗯,马上就到。宁飞扬挂断了电话。
    金蝉宗很好找。
    不到半个小时,宁飞扬就已经到了,刚刚到门口,打算给金可沁打个电话。
    谁知,在这个时候,金蝉宗的大门里边,走出来一名修炼者。
    干嘛呢,滚蛋,不要在这里影响我们金蝉宗的门面。那名修炼者嚷嚷道。
    我是金可沁大人请来的,有事。宁飞扬开口说道。
    金可沁请来的?
    那名修炼者听到这三个字,瞳孔微微收紧,迸发出一团怒火。
    什么情况?
    宁飞扬怔了一下,很快明白了过来,敢情金可沁这个女人,在宗门混的也不怎么样啊。
    都是仇人!
    这里不欢迎你。那名修炼者开口说道。
    咦,你是谁啊?宁飞扬开口说道,金可沁好歹是你们宗门的继承人。
    而她今天请我过来,受命于金宗主,你敢动我?
    宁飞扬说话的时候,理直气壮。
    堂堂宗门的宗主,难道还压不住对方?
    如果宗主全盛时期,或许可以这么对我说话。
    但现在,宗主已经奄奄一息了,话语权在我这里。
    那名修炼者说话的时候,气息非常强硬。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你到底是谁?宁飞扬再次询问道。
    我是金蝉宗的大护法,金程子。自称金程子的家伙,趾高气昂地说道。
    我管你是程子,还是香蕉苹果,我告诉你,不要那么嚣张。宁飞扬开口说道,现在金宗主还没走呢,轮不到你说话。
    就算你看我不顺眼,我也是他的贵宾,你丫的就得给我忍着。
    他才不管那么多,对方嚣张,他觉不吃亏。
    好,说的太好了。
    金可沁走出来了,她刚好听到了宁飞扬的一席话,大呼痛快。
    金可沁,你少嚣张。金程子说道,等到宗主魂归西天,我绝对饶不了你,有胆量,那个时候就不要巴结我。
    金可沁的眼角,狠狠地抽搐了一下。
    这一小细节,被宁飞扬捕捉到了。
    看来,金可沁这个继承人,在宗门过的也有些憋屈啊。
    即便是当上了宗主,应该也要看人脸色。
    我才不巴结你呢。金可沁瞪了他一眼,宁门主,跟我走。
    宁飞扬也没有理会对方,而是跟着金可沁,来到了金蝉宗。
    宗门的设计风格,几乎全部都是蝉的两片翅膀,看起来相当独特。
    有艺术气息。
    金属性的修炼者,自身密度非常大,防御能力强。
    在速度之上,就要差很多!
    看来,你在宗门过的也不开心啊。宁飞扬笑着说道。
    既然知道我不开心,还不哄哄我?金可沁的目光,落到了宁飞扬的身上。
    宁飞扬反问道:怎么哄?
    你知道的。金可沁说这话的时候,闪现一抹鬼魅的笑容。
    啥意思?
    我父亲等会才能见到你,到我房间来。金可沁开口说道。
    这个女人……
    父亲都快那啥了,她居然还有心思玩啊?
    还要被虐?
    宁飞扬刚开始震惊,但很快就想通了,这也很正常啊。
    每个人都有压力,而发泄压力的方式多种多样。
    金可沁的发泄方式,就是找虐。
    宁飞扬满足了她!
    足足持续了半个小时。
    金可沁哭了,很委屈。
    你……怎么了?宁飞扬怔了一下,难道这个女人转性了?
    我不想我父亲死,我不想。金可沁开口说道,没了他,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这是她的精神依靠。
    不到最后一刻,不要说放弃,任何时候,都有奇迹发生。宁飞扬笃定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