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婚后被大佬惯坏了 > 426 骑马赏青梅,亲密无嫌隙(2更)
    霍家车子刚停下,沈疏词还特意看了眼四周,快速钻了进去,那模样,和做贼也没两样,即便与霍钦岐同坐后排,两人之间也隔了一人远的距离,倒是生分。
    我们去哪儿吃饭?沈疏词做好了请客的准备,总得提前问一下中午吃什么。
    霍钦岐面无表情回答:去我家。
    ……
    她故意约着白天吃饭,就是担心他送自己回家,又引狼入室,结果……
    自己又主动羊送虎口了?
    你说地点我选,你不想来我家?霍钦岐偏头看她。
    不是。沈疏词若说不想去他家,他这性子,肯定会反问原因,怎么回答都尴尬。
    她上车不久,沈家二老就打了电话过来,无非就是关心她是否和同事顺利见面,只是沈老年纪大了,说话声音难免大一些,生怕她听不到。
    嗯,已经见面了。沈疏词饶是自己压低了音量,可车厢内太过安静,她手机听筒那边的声音,也断断续续传到了霍钦岐耳里。
    他听力太好……所以沈老的话,他听得一清二楚。
    那就行,和同事好好相处,人家是你的前辈,能学到很多东西,以后在公司也能照应一下你,记得去买单……老爷子絮絮叨叨说了半天,才挂了电话。
    沈疏词偏头看向霍钦岐,他正看着窗外,根本看不到的脸,更无从观察到他此时是何种表情,只是车厢里的气氛,却瞬时变得有些古怪。
    霍家人都听到了,沈小姐出来,还是以同事做幌子。
    混了这么久,还是个同事?怎能不叫人扎心。
    ……
    到了霍家后,沈疏词也觉得气氛尴尬,此时距离饭点,还有大半个小时,霍家屋内又无任何娱乐消遣的东西,听说霍吃吃在后院晒太阳,她便直接去了后院。
    这个月份,青梅花已开,霍家人正牵着马在林中溜达,花露重,草烟低……
    风和闻马嘶,青梅透枝香。
    沈疏词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多青梅花开,白若柔雪,片片着香。
    霍吃吃正趴在某棵树下睡觉,听到动静,才朝她跑来,沈疏词弯腰捞起小奶猫,没想到你这小家伙还记得我啊。
    上次在她家,霍钦岐来接它回去时,愣是没搭理她,照顾它这么久,居然对她毫无留恋,前后白眼狼,后有白眼猫。
    沈小姐。之前沈疏词因为骑马受惊,所以见她过来,霍家人准备牵马回马厩,路过她身边,客气打了招呼。
    这是上次那匹马吗?沈疏词心底清楚,上回不是自己技术问题,纯粹是因为祁则衍涂香水的原因。
    对,没想到您还记得它。
    我能不能再骑一下?沈疏词本也挺喜欢骑马,只是平时忙着上班,哪儿有空啊。
    上回……霍家人担心她有阴影。
    没关系,我可以的。
    那您稍等,我们给马上鞍。他们只是牵着马遛弯,并未给它装上马鞍。
    也就是这点时间,霍家人已把沈疏词要骑马的消息,通知了霍钦岐,等他到后院的时候,沈疏词正翻身上马。
    跨鞍,攥着缰绳,伸手摸了摸马身,余光瞥见霍钦岐走近,冲他一笑。
    相比之前,她此时的笑容轻松许多,称着后侧一林的青梅,倒似柔波漾水,撩得人心底微微发痒。
    沈小姐,您注意点,骑着它慢慢走两圈就行。霍家人难免担心以前的事会重蹈覆辙。
    我会注意的。经过上回的惊讶,沈疏词虽然嘴上这么说,可还是不太敢骑得太快,稍微拉扯着缰绳,正打算让马前行,霍钦岐却忽然伸手拽住了马,制止了它。
    霍先生?
    你一个人不安全。霍钦岐说话,总是透着笃定与霸道。
    上回是意外,我一个人应该没问……
    沈疏词的话都没说完,没想到霍钦岐忽然抓着一侧的绳子,利索得翻身上马了,这马鞍虽不算小,可挤着两个人,那定然是很拥挤的。
    后背贴上一片灼烫的胸口,沈疏词惊得浑身僵直,就连抓着缰绳的手指都暗自用力发狠。
    他……
    到底想干嘛?
    而霍家人已经被这种硬核操作给惊呆了。
    卧槽?
    共乘一匹马,不觉得挤吗?真当是在演偶像剧?
    这种剧情发生在任何人身上,都不奇怪,唯独霍钦岐,总有些违和感。
    我带着你吧。他声音嘶哑低沉,好似压在胸口,说话撞着胸腔,便好似是撞在她的后背和心上。
    话音刚落,沈疏词就感觉他已经牵住了缰绳,她手指急急往后缩,两人扯着缰绳的不同位置,未曾碰到,可身体这么亲密无间的碰触,手指不曾碰到,又有什么关系?
    你身体不要绷得太紧,放松些,你紧张,马能感受到。
    他声音靠得太近,沈疏词都能听到,他说话吐息,热风吹过耳畔,熏得她整个耳朵都灼灼得好似要烧了起来。
    半边身子都热了起来。
    这么靠着,让她怎么放松啊。
    我不会让你堕马受伤,你别紧张。
    他声音很冷,呼吸很烫。
    真能要了人的命。
    这人是真不懂,还是装傻,她哪里是因为怕堕马而紧张,全都是因为他啊。
    霍钦岐稍微扯动缰绳,马匹随着他的动作,缓缓在绕着林子走动,而沈疏词的身体紧绷着,一刻都不敢放松。
    她努力让身子往前一些,试图避开与他的触碰,可马背上的空间就这么大,她无处可遁。
    他身上雪后松林的味道,清冽得往人四肢百骸钻,而青梅花特有的香味,似乎透着股冷香,似乎一切给人的感觉都是凉浸浸的,可沈疏词手心却已沁出一层热汗。
    不敢有片刻松懈。
    骑马不是坐车,总是有些颠簸,饶是她再避忌,两人身子也难免靠得越发紧密。
    男人双臂从后侧伸过来,拽着缰绳,这样的姿势,就好像从后侧紧拥着她。
    她很清楚,他的双臂多有力。
    这般姿势,让人心悸难安。
    风吹过处,青梅冷香,可她却觉得这风吹在脸上,比盛夏热风,还要黏腻几分。
    吹得人浑身热烘烘的。
    霍家人站在不远处,一脸欣慰:真没想到,咱们爷居然还有这样的一面。
    上次四爷过来,说青梅园适合约会,他肯定是听进去了。
    没想到四爷吊儿郎当的,说话还是有点用的。
    我之前还觉得沈小姐是不是配咱们爷,是不是年纪太小,现在两人在一起,越看越顺眼,越看越般配。
    ……
    而沈疏词已经按奈不住了。
    若是再这么下去,她不是堕马而死,而是会死于心跳骤停,从始至终,她心脏跳动的频率,就没正常过。
    而她心底很清楚,自己与霍钦岐的事,的确该好好谈一下,这般不明不白算怎么回事?实在不是她的行事风格。
    霍先生。
    嗯?
    我这次过来,其实是有话想和你说。沈疏词紧抓着缰绳。
    你说。
    要不我们下去说?这种姿势,该怎么说话啊。
    好。霍钦岐勒住缰绳,翻身下马,干净利落,继而伸手扶她。
    只是沈疏词是想与他说明关系而来,加上方才那般举动,似乎不愿和他多接触,自己抓着缰绳,径直下马。
    相对而立,站在青梅林的深处,除了这匹马,估计也没人能听到两人的对话。
    你想和我说什么?
    霍钦岐认真看着她,因为个子太高,声音凉薄,就算声线稍显轻柔,也会给人十足的压迫感。
    想和你聊一下我们之间的关系。
    沈疏词也不是支支吾吾的人,下了决心,单刀直入,也很直接。
    好。
    霍钦岐就这么直勾勾看着她,眼风昏沉,沈疏词出于礼貌,看着他的眼睛说话,只是四目相对,却被他眼底的热切,灼伤了眼……
    热得心颤焦躁。
    ------题外话------
    吼吼——
    四爷:不要脸,简直没眼看!我绝对没有教他这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