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医路坦途 > 第七十六章 谁先笑
    人分三六九等的话,器官其实也能分成三六九等。第一等就是颅脑,不光高高在上不说,还有一个人体最坚硬的颅骨在保护着大脑。
    而且颅骨还有一个很牛逼的屏障,血脑屏障,只要分子量大一点的物质就无法进入颅脑。
    比如吃口从来没吃过的食物,要是有不舒服,首先就会出现腹部疼痛,再严重点会出现其他器官的衰竭,而颅脑却没事。
    如果没这个屏障,这些症状都没了,因为大分子一旦进了颅脑以后,脑部就已经宕机了,精神错乱了,拉什么吃什么绝对不是笑话。
    第二等的器官则是心肺,心和肺部之间,心脏的地位略比肺脏高。一排排的肋骨岔子如同一个筒一样把这两个大器官保护起来。而心脏则躺在肺脏的身上,肺脏还专门给心脏弄了一个沙发。
    而且肋骨内外都有一层虽然比不上韧带,但也很是有韧性的粘膜层,所以肋骨骨折插破心脏的事件不是很常见。
    至于腹腔脏器,一个膈膜就如同腹腔脏器的天花板一样,牢牢的把控着腹部的器官想去上面瞧一瞧的欲望。
    这个膈膜到底是怎么样的。现在这个年代的人真的无法去理解,小时候在农村长大的人估计有印象。
    屠夫杀了猪,豁开肚子,首先把胆囊摘掉,这个玩意一旦破在肚子里,这扇猪肉就没法吃了。
    然后顺着食管使劲的朝下拽,撕裂的食管从猪嘴里带着胃带着肠道,带着结扎的直肠一整条的给扯了下来。
    这个时候,如果小孩子好奇,把头伸进猪的肚子里面,抬头一看,就能看到一个中间发白,四周发红的顶棚样的罩子,这就是膈肌。
    中间发白的是膈肌肌腱,可以这么说,在身体里,这个肌腱算是最最柔软,最不坚硬的一个肌腱。
    可这个玩意就如同一个密闭的罩子一样。胸腔和腹腔之间所有的上行下行的血管食管,都包裹着一层层侧粘膜,这些粘膜就如同粘合剂一样把胸腔和腹腔之间的缝隙牢牢的沾在了一起。
    所以,胸腔和腹腔可以说是一个密闭的空腔。当肺部猛烈抖动的时候,膈肌和腹腔就形成了一个打气筒。
    而膈肌是个圆顶式的肌腱,这个玩意,向下的压力是相当的大,而向上则几乎不用考虑。
    所以,有咳着咳着把肠子咳到两腿之间的,却没见过把肠子从嘴里咳出来的。
    上下一挤压,腹腔内的压力猛然的升起。这个压力要是在颅脑中形成,经箍咒都能把孙猴子弄的叫娘,人估计更是不堪。
    要是在胸腔,估计心脏早就如同被扒了裤子的小妞一样,满胸腔的乱跳了,或者停跳,就是这么傲娇。
    而肠道也不同,肠道长长的如同蛆一样,其实它的性格个性也非常的奇葩。
    高气压压过来压过去,肠道就好似没什么感觉一样,最多也就歪歪嘴,蠕动的多一点罢了。
    所以在疝气早期,根本没什么异常的感觉。反而有种摩擦腹部的快感。
    好似自己的消化变好了一样,以前一天解手一次,最近一天两次,有些老头老太太还沾沾自喜。
    为什么就在腹股沟这里形成疝气呢,有个比较小众的说法。
    大众的说法,比如说基因啊,年龄啊,抽烟啊什么的。
    还有个说法,就是当年孩子在娘胎的时候,身体也不知道这个孩子是男是女。
    然后,身体就在腹股沟这里留了一个通道。这个通道是干什么的呢?
    是留着让睾(a)丸从腹腔内下降到袋袋的通道。丸子丸子,这玩意是圆形的,偏椭圆的。
    所以身体留下的这个通道也是个圆形的。然后孩子出生以后,要急速的发育啊。
    身体也顾不上这个地方了,就如豆腐渣工程一样,糊弄般的长了一点肌肉。
    所以,当压力一大,这个豆腐渣工程就不行了,首先开了口子。
    大家可以想一下,丸子都能通过的地方,肠子过去是个什么样子呢?
    大压力下,肠子就如填鸭子一样,一下一下的硬是从走精索的地方,挤了进去。
    然后挤啊挤,真的就像是做丸子一样,双手一捏,肉丸子从手里面出来了一样。
    这个肠子在精索附近活生生的挤进了袋袋中,因为通道是圆的,这个肠子套着肠子被挤进来以后,就如一个和尚头一样,也是圆圆的。
    孔道大一点的,还能出溜出溜的如淘气的孩子鼻子上悬挂的两条长鼻涕一样,一上一下。
    而孔道小一点的,随着压力的增加,血液开始慢慢不畅,然后肠子不干了,骗老子来这个小地方。
    它一生气,就开始肿大。患者首先出现的是疼痛,满肚子的疼,这种疼痛能疼的人不知道摸哪。
    然后就是袋袋变的硕大无比,紧接着就因为肠道的水肿肿大,压迫了睾(a)丸的空间。
    睾(a)丸也不是善茬,它也开始造反疼痛,这两种疼汇聚起来后。
    人在这个时候,说实话生不如死。肚子的绞痛混杂着睾(a)丸如同被人狠狠捏了一把的疼。
    老头当开口要让张凡割包皮的时候,肠子水肿到了一个点,然后忽然出现了疼痛。
    刹那间,老头如同变脸一样。颧骨上的松弛的肌肉都绷了起来。
    双腿一会合并,一会分开,怎样都不行,疼的老头嘴里直叫唤。
    包皮不割了,包皮不割了。爷爷哟,不割了!老头以为自己说错话,下面开始造反了。
    快,手术!肠道缺血绞轧了。张凡一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
    手术室的手术人员,原本都是偷着笑的,连笑容都没容散就开始忙碌起来了。
    切皮肤、手指分皮下组织、肌层、打开筋膜,切开腹膜。
    全麻刚刚起效,张凡带着薛飞就开始了。双手舞动的眼花缭乱。
    张凡做的相当的快,随着普外的肝胆和胰腺的通透,对于这些小手术,现在的张凡吹个牛,闭着眼睛都能做下去,不吹牛,哪也是做的格外潇洒。
    挥洒之间,怎么都有种让人忍不住去瞧一瞧的感觉。
    就如一个杀猪卖肉几十年的老师傅一样,剁肉下去,刀刀都在一个地方。
    用力的巧妙,下刀的精准,怎么都让人觉得这是艺术。
    要是一个从来没干过这个活的人来干,那就不艺术了,活生生的让人眼睛都不忍去看。
    一刀接着一刀,然后肉全给剁成肉馅子了。
    这就是外行和行内人的区别。张凡的手术巧妙到,连巡回护士都忍不住的垫脚瞅一瞅。
    不光护士,麻醉师也探过头来敲。
    张院,这老头疼成这样了,不会要切肠道吧。麻醉师手里拿着笔一边记录,一边询问着张凡。
    看速度!张凡头都不抬,就随口说了一句。
    快,张凡的手术进程相当的快,一层一层的组织就如同学渣翻书一样,唰!唰!唰!
    当嵌顿的肠道出现的时候,不光薛飞,其他几个手术室的人员,都禁不住的吸了一口冷气。
    只见肠道如同一个紫薯丸子一样,挂在哪里,别楞着啊,快!张凡有点焦急的说道。
    哦!薛飞回过神来。
    两人四只手,飞快的把肠道给解放了出来。
    不好,肠道有点缺血失活了!张凡上手轻轻一握,就说道。
    肠道,健康而有活力的肠道,握在手中就如同握着一个泥鳅一样,它能在你的手中,不停的蠕动,就像是再说:放开老子!
    而失活的肠道握在手中,就如同握着贤者一样。
    所以普外科的男医生在判断肠道失活与否的时候,往往就是比女医生判断的准确,这估计是先天优势。
    张凡握着如同耷拉了脑袋的肠道,心里一股子的p。
    飞刀不怕手术难,也不怕患者难缠。只要手术做的好,什么都不是问题。
    怕就怕出问题,不论是患者本来身体出的问题,还是其他什么问题,只要有问题,对于飞刀的医生,就是一件非常麻烦的事情。
    你收钱了!不管说什么,就这一句,你就理亏。所以飞刀的医生在选择手术方面,是相当的谨慎。
    怎么办?我去和患者家属谈!薛飞真的是历练出来了,发生了事情后,还能提出自己的意见。
    要是以前,像这种事情,薛飞绝对的是在手术台上开始装死。
    先不急!拿温盐水来。张凡抬头对手术室的护士说道。
    巡回护士穿着小白皮鞋,飞快的跑动起来,在日光灯下,就如同奶白色的匹连一样在舞动。
    来了,来了,张院,温盐水来了。巡回护士气喘吁吁的用无菌纱布包裹拿着盐水对张凡说道。
    张凡拿着弯盘接着温盐水,看着对方口罩上方已经发红的脸,心里点了点头。
    纱布浸透温盐水后,如同裹粽子一样,张凡轻轻的把温盐水的纱布裹在了肠道的上面。
    就如同一个白色的棒棒一样,出外想去见世面,结果被冻得的发了紫。回家后不得不让家长拿被子裹起来一样。
    等吧!包裹完毕后,张凡轻轻的说了一句。
    这个时候,麻醉师随口说了一句,张院还是有耐心啊,要是以前,我们前陈院长遇上这种情况,直接就是一个字,切!太冒险了!
    呵呵,他不是在冒自己的险,他是在冒患者的险!如果是其他话题,张凡绝对不会人后张嘴的,可这种事情,他必须说,这是一个医生,这是一个医生最基本的执业操守。
    肠道复活就如同摇骰子开盅一样,庄家绝对不会让你在半路开盅,而复活肠道其实也一样,千万不能几分钟看一下,几分钟掀开看一下。
    必须要有耐心,这需要极大的耐心。这种耐心相当的煎熬。
    往往医生的心里就如同两个不停打架的小人一样。
    等个蛋啊,快切,再不切就感染了。
    而另外一个则是:一定要坚持,一定能活过来。
    肠道不是火腿,切一块包裹起来放冰箱里第二天还能吃。
    这玩意要是真的切掉一截子,其他的并发症先不谈,首先一个无规则的腹泻就让人非常的难受。
    就如同公鸡一样,走一路或许就会拉一路。不停的噗嗤噗嗤。
    张凡站在患者的身边,轻轻的闭上了眼睛,双手捂在包裹的肠襻上,慢慢的等待着。
    温度,温盐水带来的温度,让肠道慢慢的开始感觉到世界的温暖。
    慢慢的,肠道开始蠕动,慢慢的颜色开始恢复,就如同一个羞涩的小姑娘一样,发紫的脸庞开始慢慢的变的白皙红润起来。
    这时候的张凡脑海里一片空白,什么都没有想,他强行的压制着自己想要掀开看一看的欲望。
    因为他太清楚了,机会只有一次。
    ……
    省农科院,邵华有个同学在这里学习,跟着她的导师在这边学习。
    原本约好的时间,结果她同学的导师家里孩子要补课,没人送,邵华同学只能不好意思的让邵华等待了。
    刚等没多久,农科院的后勤小科长就来了,相当的客气。
    邵华纳闷了,您是?
    嗨,你看我这忘性,我是张院的朋友!这是老头的女婿,在农科院后勤科当副科长。
    有熟人,还是一个油水衙门的熟人,邵华也算是一路畅通的买到了自己需要的东西。
    这些够不够,你给张院说说,我们每年的科研项目特别多,他要是张嘴,我就给你们弄个农场科研项目!
    呃,这样也行?
    邵华都吃惊的不行了,我家的小石头什么时候面子都能扩展到鸟市的农科院了,还能认识一个这么有能量的人!
    她哪里知道,这时候的张凡正在和一节肠子较劲么,好似在比谁先笑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