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了,我要忙了。日子你张罗着定,反正你闲着。
    说完,他直接挂断了电话。
    乔天擎听了近半个小时的思想教育、历史培训课,早已脸色发沉,当听到最后一句时,一张脸几乎绿了:定日子?!他爸妈听到的,究竟是什么版本?怎么会对祁漠这么放心?
    真是……见了鬼了!
    他冲动地想打电话过去,问清楚他们是否知道祁漠手上的杀戮和血腥?但是在拨出之前,又硬生生地忍了下来。万一其中有什么误会,他问得太清楚,反而对桑榆的未来不好。
    反正,就这样吧!这个结局才是最好的!
    他作为本世纪最悲催的中间人,只能一切都默默扛着,好好管教,好好促成。
    想到这里,乔天擎又烦闷地掏了一根烟出来,叼在嘴里又拍了一遍火机,遍寻不得,再度把烟扔掉…………
    一连在小岛上住了数日,等天气终于放晴,他们才重回a市。
    避着乔天擎,乔桑榆曾偷偷问过祁漠:为什么我们不回g市?
    这话要是让哥哥听到,他肯定会生气。
    祁漠却只是回她:g市的别墅受损比较严重,正让人重修,我们住你家。
    可是我家……在军区啊!
    剩下的半句,因为乔天擎横扫而来的目光,而吞了回去。
    重回a市,恍若隔世。
    在小岛上一连吃了几天泡面,乔桑榆看什么都是香的,看什么都想吃。晚上下的飞机,在经过军区门口的烧烤摊子时,乔桑榆便迈不开步子……虽然她平时一向不吃这种东西的。
    央求的目光投向乔天擎,遭到了一个白眼;投向祁漠,后者正要带她买,也遭到了乔天擎一个白眼……
    不准!简明平淡的两个字,便收住了乔桑榆的步子。
    现在他是家长,他最大!
    现在是九点半。他低头看了眼腕表,不容置疑地丢出军令,晚上十点睡觉,明天早上六点起来……跑步!
    是。乔桑榆有气无力地应了一声。
    她拽了拽祁漠,暗中抱怨:我哥就喜欢这样……
    祁漠却是微微一笑,唇角弯弯:这就是考察期吗?好像还挺容易的…………
    既是定下了规矩,乔桑榆早早就熄了灯。
    她的房间在二楼的楼梯口,祁漠的房间在楼下。她洗漱完毕,刚准备躺下,门上却传来叩叩两声轻响。她一愣,连忙跑过去开门,刚拉开一道细缝,祁漠便快速地钻进来,同时带着一阵烤串的香味。
    嘘!他压低了声音,扬了扬手上的塑料袋,你哥睡了,我偷偷出去买的。
    是什么?乔桑榆面色一喜,连忙打开一盏台灯,把东西放在桌面上打开,你居然能从我哥眼皮子底下溜出去,真是神了!他当教官的时候,寝室楼连只苍蝇都飞不出去……
    祁漠带回来一大堆食物,乔桑榆看得眼睛都亮了。
    烤鸡翅、烤肉串、烤鱼、烤茄子……他差不多把整个烧烤摊都承包下来了!
    一起吃呀!乔桑榆很开心,招呼着祁漠一起分享,忍不住凑上去,在他的脸颊上亲了亲,祁漠你真好!
    留下一个油亮的唇印。
    出于礼节,我是不是应该回吻?祁漠故意蹭了点油,朝她靠近几分,我很乐意。
    走开!她一脚踹在他胸口,笑闹着把他推了出去。
    喂!你睡在我这里,明天我哥看到会怎么办?他会骂死我的!她放他进了门,他却不肯走了。
    明天一早我就走。祁漠执地她固在自己
    怀中,在她耳畔低喃了一句,我想你……
    乔桑榆一心软,便再也推阻不下去。
    这一觉睡得香甜。
    整夜无梦,彻夜好眠仙界之开天斧全文阅读。乔桑榆整个人都钻在祁漠怀里,鼻翼间能闻到的,都是他的清冽气息,纵使什么都不做,只要他近在咫尺,她便觉得安心……她不求未来,只愿时间永远停在这一刻便好。
    临近早晨的时候,她才做了个噩梦,一个在小岛上时常做的噩梦——
    她梦见被尹枭掐着喉咙,他在梦中叫嚷着你们必须有一个陪我去死,她被遏得喘不过气来,下意识地想要去抱祁漠,却扑了个空……她猛地从梦中惊醒,床畔空空如也。他信守约定,一大早便走了。
    乔桑榆呼了口气,从床上坐起来,兀自发了会儿呆。
    她自嘲地想:没有祁漠,她都睡不好了。
    叩叩!
    房门上传来两声叩响,乔天擎的声音在外面响起:起床,跑步!……
    乔天擎一切如旧。
    他叫醒了她和祁漠,指挥着他们穿运动服换鞋,然后带队出去跑步。看样子,他丝毫没发现昨晚的事。
    乔桑榆默默地松了口气。
    她也和往常一样——她的体力不如乔天擎,跑步速度越来越慢,最后都能差他一圈。乔桑榆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时候,祁漠在旁陪着,配合她的速度,而乔天擎已经轻松自如地超过了她一圈。
    怎么这么慢?他睥睨了一眼乔桑榆,很是嫌弃。
    我……我跑不动了!乔桑榆讨饶地摆手,指了指前面的岔道,我跑到那里……那里要……休息!
    最后的两个字还没说完,乔天擎便轻哼一声,淡淡打断:晚上夜宵吃那么多,不多跑几圈,你也不怕长胖?
    啊?乔桑榆惊了一下,脚下一拐,差点栽倒,幸好是祁漠扶住了她。
    她立马便低头往前跑,这回连大气也不敢喘了,整个人看起来低调得很!只能在心中默默震惊:怎么会?原来哥哥都知道?!原来他只是没点破而已……她还自以为是地庆幸了好久。
    乔天擎哼了一声,很快就不盯着她了,转而向祁漠找茬:你又是怎么回事?不是挺能跑的么?就这速度?
    哥……她想维护他,祁漠却拍了拍她的肩膀,示意没事。
    当然不止这个速度。他轻笑,下一秒陡然加速,猛地冲了出去……
    乔天擎咬咬牙,也跟了上去。
    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