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异能神医在都市 > 第2417章 祸水东引
    咔嚓咔嚓……
    一个眨眼的功夫,凤血所化形的麒麟本体便被牢牢地封于那朵雪莲当中,其内寒光烁烁,处处也都透着一股冰冻之意。
    啊!
    凤血在其中全力抵抗,身周的金煌焚天炎时亮时暗,疯狂地灼烧着自己体表的那处冰莲,可却仍是无济于事!
    见状,秦凡目光一沉,双手当即一挥,天灵紫焱与陨星古炎便纷纷冲了出去,浇灌在那片雪莲当中想要帮凤血一把。
    然,即便是这两种温度极高的神火,冲到那朵雪莲上后却仿若石沉大海般,根本就没有半点作用!
    别说将那朵雪莲彻底融化了,就连那雪莲的一个角都未曾有丝毫损伤!
    草!
    秦凡一时心头暗骂连连,心想这素裙女子,果真是个狠角色!
    这,就是双纹天师的威能么?
    就在秦凡心中百感交集之际,素裙赤脚女子也露出一抹有些诧异地轻笑:你这小子,身上的好东西倒真是不少啊。
    这一头已经有了一星帝君修为,变异的麒麟自不必说了,竟然还身怀三种神火?呵呵,真是好运气呢。
    闻罢,秦凡再看看凤血,一时半会根本就冲不出来,心头又是一沉,同时却还感觉有些无力。
    手中的那枚天魔之心,也早已不知何时就被他给收了起来。
    只因在一个双纹天师面前,即便吞服了天魔之心进入入魔状态,那也绝不会是其对手!
    似是看出了秦凡当下的窘境,素裙女子忽地一笑,道:其实,你也不用太过紧张的,我也从未想过要杀你。
    那你想干什么?
    素裙女子闻言,在沉吟了片刻后忽地转身:先别问这么多了,跟我走吧,我先带你去见一个人。
    看似几步轻柔,并不算大的步伐迈出,素裙女子已是出现在了百米之外,秦凡在想了想后也只得赶紧跟过去。
    毕竟在一个双纹天师的强势下,自己除了先乖乖听话外,根本就没其他选择。
    药云也紧跟着过去,至于那头雪域冰熊王则留下来看着那已经被封住的凤血麒麟,脸上满满的都是人性化的解气之色。
    一路上,那药云都紧扎着脑袋,根本无言再看秦凡一眼,双腮更是火辣辣的,好不难受。
    见她这样,秦凡一时冷笑:呵呵……药云姑娘,您这报答人的方式,是真的很特别。
    我……
    行了,多说无益,事情反正都已经发生了,你再解释还有什么用?不过有一点我还是要告诉你。
    说到这儿,秦凡目光与神色陡然变得阴冷,话音也是沉了下来:听着,如果我那两位朋友,最终有个什么好歹的话,那到时候,你,还有你父亲,你全家,就都准备用命来偿还吧。
    我!
    药云一时哑口,脸上满满的都是苦涩与委屈,又走了会儿一滴滴眼泪也是不争气地流了下来。
    片刻。
    二人便被素裙女带到一处略有些阴暗的地牢当中,在里面转了大半圈后秦凡才发现,这里面关着的人倒是不在少数。
    而且听素裙女介绍,这雪人全部都是她抓来的,为了方便管理,还在他们胸前挂上了一个长方形木牌,上面写着他们的姓名,以及在极光域内的名号。
    听完素裙女的简介,秦凡暗暗啧嘴,不禁为这些人感到些许悲哀。
    鬼医,方晨。
    药仙女,李碧君。
    ……
    看着每一人的脖子前的简介,几乎在极光域内全都是鼎鼎有名人物,如今却遭到了这种形式的侮辱。
    而且看起来每个人都显得有些神情呆滞,显然是被施加了某种手段,说实话,活得还不如一条狗呢。
    秦凡观察了一圈后还发现了个有趣的现象,被囚于这里的,往往都是些医道修士,即便不是医道修士,那也全都是炼丹师。
    又往深处走了会儿,药云的情绪瞬间变得激动起来,当即便跑向一处牢笼外,两手紧紧抓着钢条:父亲,父亲!您醒醒,醒一醒啊!我是你的云儿啊!您睁开眼看我一下,看我一下啊!
    没错,那牢笼中所关着的,就是药云的父亲,这药王谷的前主人,药王药天机。
    素裙女子皱了皱眉,冷冷地瞥了药云一眼:我劝你还是老师些好,他只不过是暂时性昏迷,还死不了。
    如果你再大呼小叫,那很快,你就可以来这里为你父收尸了。
    闻罢,药云神情顿时一惧,当即抹了抹脸上挂着的泪水不敢再发出只言片语,一边看着牢笼中的药王,一边又随素裙女子向地牢更深处行去。
    又走了会儿,很快三人便来到最后一间牢笼前,而在这里关着的并非是什么医道高手,也不是什么炼丹师,而是……一个女子。
    一个秦凡的熟人。
    没错,正是谷雪!
    看到谷雪竟不知为何被困于这里,秦凡目光下意识地一凝,但很快便恢复正常,装出一副不认识的样子。
    毕竟,他现在还不知道身边这素裙女子,究竟是要耍什么花样呢。
    下一瞬,素裙女子屈指一弹,一抹莹白之光射入谷雪体内,令那四肢已经全被锁链困住的谷雪当即醒了过来。
    而后,素裙女子又看了秦凡一眼,笑问道:这个人,你应该认识吧?
    谷雪看了眼秦凡后,瞳孔在无力地缩了缩后便赶忙摇摇头:我,我不认识。
    唰!
    下一瞬,素裙女子一道凌厉的目光冲谷雪射去,令谷雪低呼声后,一口鲜血便狂喷出来,看得秦凡心头一颤。
    现在,他基本算明白怎么回事儿了。
    之前他还记得,曾为谷雪解了他身上的雪域情心之毒,起初还有些纳闷,毕竟此毒乃是雪域独有,还曾想过谷雪会不会是雪域内的罪人之类的。
    现在看来,十有八九就是如此!
    而自己之前擅自帮谷雪解了她身上的毒,无疑是相当于打了雪域的脸,雪域的人知道后派人前来报复,那真是再正常不过了。
    不过万幸的是,现在看来谷雪还很讲义气,比那药云可好上太多了,还没将自己给出卖掉。
    我没有问你,若再敢多嘴,小心你的小命!
    警告了番后,素裙女子才又看向秦凡,指着谷雪问道:仔细看看,这个人,你认不认识。
    我劝你想清楚再回答我,别把我当成傻子,你说的真话还是假话,我一眼就能看出来。
    秦凡闻言,心头暗骂了番后脑汁也开始飞速转动起来,心想现在若也说不认识,那就真的太假了。
    若真不认识的话,只看一眼就能说出来,还要耽误这么久干毛线?
    可若说认识的话,说不定就会惹出大麻烦,这素裙女子的手段秦凡之前可已经见识过了,可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主儿。
    然,在又想了几秒钟后,秦凡眼前顿时一亮,一咬牙后轻点了点头:嗯,此女,我认得。
    谷雪闻言一惊,而素裙女子冷笑了声,可正想说话时,却听秦凡又道:我说谷雪姑娘,我知道你是想护着家师,所以才装作不认得我。
    可你也得分清楚时候啊!现在这都火烧眉毛了,咱就别隐瞒什么了吧?
    我知道,你对我师尊一直都有着不小兴趣,想要做他的妾室,但他对你可没什么个人情感,纯碎是把你当做病人来看待的啊!
    闻罢,谷雪当即一愣,脑筋都有些转不过来,师尊?还自己对那师尊有不小的兴趣?这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啊!
    而素裙女子脑子倒是清楚,一时眯了下眼,盯着秦凡问道:说!你师尊是谁。
    秦凡傲然抬头,摆出一副骄傲的模样:那你听好!我师尊乃是极光域内大名鼎鼎的丹王,阳絮!
    我乃阳絮爱徒,劝你还是赶紧放了我和我朋友,否则,哼,我那位师尊可也不是吃素的,不信你就出去随便打听一番,他护犊子可在全域都是出了名的!
    有本事你别欺负我,倒是找我师尊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