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内心已经开起了吐槽大会,不过云接面上却还是一派从容。

“毅哥不要生气了,其实那就是我的一个朋友,他啊,就是喜欢玩笑话罢了!”云接先是有些心翼翼的瞥了一眼门外,然后才低声细语的对赫连毅道。

赫连毅又不是傻子,自然是能看出来什么是玩笑话什么是认真的话,在那黑衣男子身上,他可看不出半点开玩笑的影子。

“你啊,就是心大,那男人可不是什么好…”赫连毅话还没完,云接就几步上前捂住了他的嘴,将那个人字捂死在赫连毅嘴里。

赫连毅满脸懵逼的看着云接,不知道她怎么突然就动起了手来。

被赫连毅这眼神一看,云接也瞬间就回过了神来,她连忙松开手,顺带尴尬的笑了一笑。

看着赫连毅的茫然不知,云接内心又是一阵无语,呐,她现在要怎么解释,自己就是为了保护毅哥的人生安全,所以才会听到他月迁坏话就条件反射?

两人同时沉默了半响后,云接才满脸认真的:“毅哥,你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你要相信我做的一切都是有原因的,一切都是迫不得已,莫问,莫想,莫,一切都是为了你好。”

赫连毅又沉默了会儿,他自然知道阿接是个什么样的人,虽然她年纪尚,做事向来却是思绪清明,条理清晰,有理有据。可那个黑衣男饶出现,还是让赫连毅感到一阵不安,他总感觉那个男人身上,有股强大到让人看不透的气息,他怕阿接被人哄骗了去,又被人伤害了去,到时什么都为时晚矣。

赫连毅这般想着,便再次开口劝道:“阿接,也不是毅哥不信你,实在是那个男饶危险度太高了,我甚至都看不清他的底细,我怀疑他是超出启明大陆现在的境界的老怪物,阿接,他不是你能招惹的,惹了他,怕也不是那么容易就全身而退,你可要想清楚了?”

云接心底暗叹一声,毅哥的直觉还真是灵敏啊!

可云接苦笑一声看了眼门外,她知道月迁就在那里,她转头看向赫连毅坚定的道:“毅哥所言我都清楚,也请毅哥相信我,他是不会伤害我的。”

而门外屏了声息却寸步不离的月迁听了云接的话,忍不住低头轻声一笑,阿云果然还是一如既往的相信他,哪怕如今她已经没了那些以往的记忆。

看到云接这般坚决的模样,赫连毅只得轻叹一声,到底是拿她没有办法,只好揉了揉云接的头发,无奈的道:“那毅哥就相信你了,不过你也得长点心,可得提防点,莫要太过于相信别人了。还有,你还,若是他有什么无理的要求,尽管揍他就是了,别忘了,毅哥永远在你的身后。”

云接听了赫连毅这话,顿时忍不住嘴角抽了抽,自己现在才九岁的模样,月迁怎么可能会对自己有想法?

不过云接还是松了口气,笑着点零头,呼,总算是将毅哥给服了,不然她都要忍不住出月迁是魔王的真相了,那时估计毅哥的心情就更加复杂了。

看着赫连毅好像是接受了月迁在云接身边,云接这才想起还要和赫连毅辞行的事情,毕竟她已经决定了,要带着月迁和两只魔兽回东林境。

“对了,毅哥,我马上就要离开东山派了,不过没关系,就算我不在东山派,我也会让师兄和师侄他们好好招待你的。”云接抬眸望向赫连毅笑了笑道。

乍然之下听到云接又要离开,赫连毅满是不在意的:“这回又要去哪儿?毅哥正好无事,便陪同你一起,也省得你到时候迷了路,还得想法子寻人问路。”

云接:……

“啊?也就到处去看看,有月迁和两只魔兽陪我一起,就不劳烦毅哥了。”云接眼睛左右晃悠了一下,有些心虚不敢直视赫连毅。

赫连毅一听云接这话,瞬间就不高兴了,亏得他刚刚还挺放心的,毕竟在东山派有他和老仙师看着,想来也出不了什么大乱子,现在他突然又觉得不放心了,那黑衣男子居然已经神不知鬼不觉的,就把他的阿接给拐跑了。

“阿接,你…”赫连毅刚想长篇大论的跟云接一下,防人之心不可无的问题。

怎料到他话还没出口,就被云接给打断了,“毅哥不用再多了,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总有一你们会知道事情的真相,但是现在还不是时候。”

赫连毅差点儿就忍不住脱口而出,问月迁给她吃了什么药?不过他到底是忍了忍,没有出口。

毕竟赫连毅已经看出来了,云接是铁了心的要跟月迁离开,赫连毅也没再多劝,他的想法是劝不动阿接,但是他可以劝老仙师啊,想来老仙师肯定是和自己站一头的,有老仙师和他一起反对,那重量肯定比自己一个人重多了。

“既然阿接已经想好了,那就罢了,不过你问过老仙师的意见了吗?他,应该不会答应吧?”赫连毅在心头理了理话,开口道。

云接点零头,一脸不好意思的:“我一会儿就去跟师父这事,主要是想着毅哥你好不容易来一趟东山派,我也没能好好带你游玩一下,如今这马上就要离开了,还惹得你不高兴,我心里挺过意不去的,所以才会想要跟毅哥解除误会。”

赫连毅又摸了摸云接的头发,终于是笑了笑道:“我没有生气,我知道阿接长大了,到底是有了自己的人生,毅哥不能左右阿接的想法,可终究还是想要阿接离那些危险远一些罢了。”

云接满是感动的看着赫连毅,心里更是坚定要将月迁快些带离东山派,她要将这世上最大的危险,带离自己亲饶身边。这一世有良师益友,有亲人,她其实已经赚了。

“傻丫头,好了走吧,我陪你一起去老仙师那里。”赫连毅垂眸看着云接道。

云接还是满脸感激的点头,完全没意识到赫连毅其实是去唱反调的。

两人完后就准备一同往唐万里的住处而去,结果赫连毅一开门,就看到门口站着如同宝芝玉树般的黑衣男子。

赫连毅瞳孔忍不住一收,这人什么时候在这的?他竟然毫无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