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言可有些不可思议,他那他那去他家里的时候,他就也在我们住这个地方,一直是他的秘密基地,就他自己还以为他会回家呢,没想到他不回家那他对他撒了谎,不过每个人自己都有自己的苦衷嘛,既然已经听了,那就已经爱了,能听听吧。

“虽然给他钱,他为什么要自力更生嘛,拿着现成的钱用直接拿回来用不就挺好的吗?为什么要给自己多多余的烦恼,给自己带来不便的,这样会不会就觉得挺矫情的事情也不会好做的,你不想想,这件事情该怎么做,为什么要去这个样子,该不的,有些事情还是得自己靠自己也不会那么方便,需要别人帮助呀。”

杨宇宸嘴角微微骚痒,但是他的这个骚痒是冷笑。:“你不明白他家里情况的严峻,当时他妈妈已经被逼走了,他在那个家里那一个拜金女已经怀孕了,处处为难他给他穿鞋,做过那些事情,那都是不是对人做的吧,他当年冬吧,没有一双棉鞋,刚好这个地方下大雪,他父亲因为他穿的最好的棉服也没有给他钱,在外面游荡了三正好了,三的是在学校里考试,由于学校里不让我们出去下大雪,我们只能在学校里待着,每个饶家长都会来送饭,他没有他的父亲出差了也没有来管他也没有派秘书来,他的寂寞更没有去管他,他又自己在外面

这是那时候我们聊起了他的情况吧我就觉着挺有意思不吃饭别人给他吃的他他不热别人给他吃的他也不吃,他他不饿,然后他就跑到雪地里去抓那些屎,当时我就觉得那个女孩挺有个性的,我就慢慢的靠近她,去了解她,后来他就从家里搬出来了吧,过了没多长时间没等他的父亲回来他就办出来了,房子呢是他妈妈以前在我们买的一套房子,他就住在那里,他付钱也不知道哪一个地方,有一段

时间他为了躲避他父亲藏在我家里,我觉得那时候的他才是最真实的他吧,他慢慢的被他父亲有有等待,今变成了失望,他一直以为他父亲会把他的妈妈给找回来,并没有,他一直没敢回去,然后就一直待在我家,一开始他爸爸都是把钱给我妈妈,但是我妈妈钱一分没有,现在把钱留给他,但是姑娘也不要,他就在手里紧紧的攥着,然后找了一个盒子放着现在都成了一个卡里

在他最困难的时候也没用过他的钱管我借他也不会用他的钱了,后来他就算是半工半读吧,他就是每都去咖啡店里当工,然后就靠自己的能力就这样活下来了吧,他现在他自己过得也挺快乐,挺自在的,他爸

爸还是每个月往给他钱,往卡里打这一次是,但是他还是没有动过这么多年来都是靠自己的能力,是不知道他存的这些钱能够养活好几代人了吧,找那些普通的家庭他还是有自己的追求和想要的就行,所以他痛恨这种人是有原因的,不光是因为怎么样怎么样的事情,本身就是带有一些原因的事情,你不要以为他怎么样,他这个饶性格就是这样的,他听不到别人怎么样。”

杨宇宸觉得与其让可儿去猜测,不如把事情的原委告诉他,这是他哥本身就是他男神,他对他男神有些非分之想也是应该的,但是他看但是他这件事情没有任何的胡编乱造,他确实看不起这些拜金女和这些勾引别人,附加自己的女人,她讨厌她也一方面是因为他母亲,一方面因为这个男人是她男神吧,或许这样可爱就会减轻对他的怀疑,毕竟他没有撒谎,也没有添加任何的水,这些事情都是真实发生过真实存在的,不要看到外边潇洒肆意的,其实他内心装了很多的事情,任任何一个女人都做不到她现在的程度,何况她还是一个女孩子。

“听你这么一,我倒是有些佩服他的十几岁的年纪出来过了那么潇洒自在的,要是我我肯定不行,我要不是有我戈戈舞,估计也已经差不多了吧,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优点和长处,每个人都有自己想做的事情,想追求的事情,我哥哥对我好,对我好的,但是他的母亲就没有想过回来再找他们,他的父亲就不会想想,同样他还是一个孩子吗?你不觉得你的这些事情结合起来就像是一个悲惨的故事吗”

顾言可还是受了自己的怀疑,毕竟十几岁的孩子可以这么过,但是他他不相信他可以在这种这么长时间内存活下来,虽然他有这种毅力和生活的能力吧,但是语言不会有人不容同用的吧,所以他还是有疑惑的,但毕竟这件事情出来是挺传奇的一个故事,想让别人幸福确实有些困难,但他的是挺真诚的,不得不让他幸福。

杨宇宸知道他他的想法,知道他内心的想法还只是,但是他这件事情他也没有办法和他解释,毕竟当年他确实是这么做的,那样好,跑到现在本身就是一个奇迹:“我知道你就不相信,我了你肯定会外面的人不知道痛苦怎么样怎么样,他有一个特殊的技能吧,他生对画绘画有一种特殊的爱好,他是靠别人在网上画漫画,然后帮别人写故事情节去赚钱的,他也赚得不多。但是呢,他妈妈那首房子里面也不用交任何的费用吧,因为都是从豪横的,因为毕竟他

母亲以前有钱时不时的就在那里住,有好几年的物业费和水电费都是被交好的,所以他一开始不用担心这些问题,到后来他再去管这些问题的时候,他已经有了很大的经济收入了,他在网上一个也是一个有名的知名的绘画博主,所以他能活到现在呢,本身就是靠他自己吧,我可能这些你不信等我们这些事情过去了,你们家完完全全的好了,我带你去看看他画的那些漫画你就知道了,一个很有才的人吧,但是有时候高冷起来别人都不能靠近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