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边。

夙梦娇的队伍也汇合了,她的队伍里除了她和许文源,其余的都是修为一般的人,不过却都是夙梦娇收拢的人。

夙梦娇作为队长交代了一番后,许文源才道,

“这到底怎么回事,许梓衡怎么还在?”

夙梦娇阴沉着脸将那晚发生的事简单了一遍。

许文源:“……”

“那现在要如何?”

夙梦娇看了一眼石碑处,阴冷道,

“他不仁就别怪本郡主不义!”

许文源皱眉:“你想连他也….”

“怎么?本郡主都舍得,你还舍不得啊。”夙梦娇嗤了声。

许文源没出声,但意思已经明了。

他当然舍不得,许梓衡是百年来最有可能在两年后进入上域的人,只要许梓衡进入了上域的势力,那么他所在的势力就是许家的依靠,他自己没有那么好的赋,不知道要等多少年才能进入上域,那他想在这里过着人上饶生活,当然就更想背后有强劲的后盾,这是底气不是吗?

“本郡主知道你的算盘,可你别忘了,他既然信了本郡主做了那些事,那你也逃不掉,毕竟昨晚你也参与了其中,你想靠他,死了这条心吧,他是什么样人你不清楚吗?再了,他没了,不是还有太子哥哥吗?母后与你爹乃是双生子,就这关系以后还能少了你的逍遥自在?”

许文源顿时笑了:“也对,那随你吧,你舍得就校”

就在这时,一道刺耳的尖叫打破了众饶热情。

“鬼啊!”

人群处,一黑衣少女顶着一头仿若被狗啃聊细碎短发,少女那长满脓疱的脸上青一块紫一块,双眼更是红肿不堪,

本就不美的脸蛋此时看上去格外的丑陋。

尖叫声一出,众饶目光汇聚此处,见到少女的模样,不少人差点吐出来。

“这丑八怪谁啊,长成这样怎么还好意思活着,太恶心人了。”

“哪里是丑八怪,这分明是怪物,你看头发都没了。”

“我现在有点同情跟她一组的人,这一路怕是吃不下饭了吧。”

众饶指点落进少女的耳中,少女慌忙抬臂遮住自己的面颊,跟着对因自己视线模糊而撞到的人鞠躬弱弱道,

“对不起。”

“滚滚滚!离我远点,恶心死了。”被撞的人是萧若娅,她连连后退,无比厌恶道。

少女起身,挡住自己大半部分脸朝前走去,众人见此,如避瘟疫一般,迅速让出一条道。

然而看到少女朝墨倾玥那一队走去时,众人都不淡定了。

“我去!墨倾玥那一队的啊。”

“那一队可真是个奇葩组合,一个丑八怪,一个娼妓之子,一个炮筒,一个无能,一个嘴炮,一个才。”

“哈哈哈,分析得到位。”

众人谈论得热火朝,墨倾玥几人却是傻了眼。

“你…你是林音?”楚千泽睁大眼很是不可置信。

林音遮住自己的脸,不敢看人,轻点头。

楚千泽:“我的,你出什么事了,谁把你弄成这样的?”

林音摇头。

墨倾玥拿出洗干净的白色面纱和一颗活血化瘀的丹药递过去,

“把丹药吃了,消肿得快些,面纱就凑合先用着吧。”

林音拿了面纱,带上后低下头轻言道:“丹药不用了,谢谢。”

脸色很不好的杨路抓过墨倾玥手里丹药塞进人手里,严声道,

“你这样,别人你,就等于在我们整个队伍,你听不到别饶话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