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孪生姐妹聊了好一会儿,不知不觉就到了晚饭时间。

其实和这么好看的孪生姐妹聊天,还是让人比较愉快的,怪不得人说颜值即正义,这话说得真有水平。

伊丽莎白看了看时间,主动问陈牧:“牧,和你交谈真是愉快,要不我们一起吃晚饭吧?”

陈牧想了想,摇头拒绝:“对不起,伊丽莎白,我还有点事情,今天就算了。”

伊丽莎白听了,脸上微微流露出一丝失望之色,不过她也没有坚持,只说:“那真是太遗憾了,不过没关系,论坛要开五六天呢,我们可以再约。”

阿什莉也说:“就算论坛结束了,我们也可以约谈的,毕竟我们俩以后就要常驻在夏国了。”

“是的,以后我们可以常联系。”

三人站起来,准备离开咖啡厅。

出门的时候,伊丽莎白突然过来抱了陈牧一下,轻声说:“谢谢你今天的帮助,牧,认识你真是我这一次来海州的最大收获。”

陈牧有点被弄懵了,这外国妞也太热情。

突然这么冲过来就是抱,身体贴在一起,完全能感受到对方的活力和弹性。

陈牧觉得这样可不好控制自己年轻的身体,只能很快反抱了一下对方然后松开:“我也很荣幸能帮助你,美女。”

说了这一句俏皮话儿后,陈牧挥了挥手,很快转身离开。

伊丽莎白看了陈牧的背影一眼,冲姐姐阿什莉笑了笑,也一起离开了。

从泳池出来,陈牧没有好好洗澡,只简单的冲了一下水,所以回到房间后,他第一时间洗了个热水澡,准备换身衣服,然后去找维族姑娘吃晚饭。

可等他从浴室出来,维族姑娘已经在他房间里了,正和小武聊着什么。

看见他出来,小武轻咳一声,很知机的说:“我到外面等你们。”

说完,他就走出了房间。

维族姑娘转过头来看着陈牧,调侃道:“听说你下午跑去和别的女生喝咖啡了,对不对?”

陈牧闻言咬牙切齿的说:“小武这个大嘴巴,回头就扣他这个月的工资,看他以后好敢不敢胡说八道。”

“别呀,关人家小武什么事儿,我觉得倒是要给他发奖金才对的。”

维族姑娘坐在椅子上晃了晃腿,说道:“我听小武说,和你喝咖啡的女生是外国美女,对不对?”

“不对。”

陈牧看了一眼维族姑娘那张含笑的脸和暗藏杀鸡的眼神,一本正经的摇头:“长得一点都不好看,是个大胖妞……嗯,你在国外留过学,应该见过那种白人大胖妞,最喜欢吃肉丸,长得也跟个肉丸子似的,心灵也像肉丸子那样善良,真是不错的人。”

“哦,是吗?”

维族姑娘的眉头一挑,问道:“可我怎么听说那是一对孪生的姐妹?长得特别像,也特别漂亮……唔,小武说他都看呆了。”

“小武胡说,哪里有什么美女,他就是没见过孪生的外国人,所以少见多怪,才看呆了。”

陈牧黑了小武一句,才解释:“那是一对孪生的白人大胖妞,姐妹俩都长得跟肉丸子似的,特别难看,就是心地善良,交朋友还不错,所以今天和她们多聊了一会儿。”

“哦,是这样的吗?”

“是这样的!就是这样的!”

陈牧一口咬定,态度非常的斩钉截铁。

维族姑娘把手机拿出来,装作想要翻找什么:“我记得小武给我发了照片的,刚才都没来得及看呢,我找出来看看……”

陈牧眉头一挑,忍不住骂了一句:“渣男!”

维族姑娘错愕:“什么渣男?”

“小武这个渣男。”

陈牧露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来:“居然还偷拍人家女生的照片,小武就是个变态渣男。”

维族姑娘怔了一怔后,终于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指着陈牧说:“嗷哟,真是笑死我了,这话你敢当面对小武说吗?他要是听见你这么说他,以后还会不会保护你?”

陈牧快步过去打开门,冲着外面等着的小武骂了一句:“你就是个渣男,变态,hetui!”

“吓?”

门外的小武懵了。

陈牧没等小武反应过来,直接又把门关上,转头对维族姑娘,神情自若的说:“你看,我当着他面也敢这么说。”

“哈哈哈……”

维族姑娘都笑疯了,捂着肚子坐不直身体。

陈牧若无其事的换了身衣服,又抓了下头发,这才对维族姑娘说:“赶紧走,找地方吃东西去,都快饿死了。”

维族姑娘还笑不停,陈牧想了想,走过去直接捧起她的脸,在她的嘴上亲了一下。

“你干什么?”

维族姑娘脸红了,也不笑了。

“赶紧的,起来,吃饭去。”

“……”

维族姑娘只能站起来,被陈牧牵着往房外走。

一边走,她一边嘟囔:“明明做错事了,还那么横,哼!”

陈牧突然停下脚步,直接把维族女生按到了墙上,来个壁咚:“你说什么?”

两个人的脸,贴得很近。

呼吸也在咫尺之间交汇在了一起,火热火热的。

“你刚才说什么,我没听清楚,你再说一遍。”

“我说你……唔、唔、唔……”

强wen总是有奇效的,尤其在处理一些特殊情况上,很快维族姑娘就和陈牧手牵着手,出了门。

吃饭的时候,陈牧对维族姑娘问道:“今天下午你和杨果聊什么呢,聊了整整一个下午?”

“就是聊一些技术上事情啊。”

维族姑娘说起这个,似乎一下就兴奋了起来:“你知道吗,我从来没遇到一个人,能像杨果这样,和我什么都能聊到一块去的,太神奇了。”

“什么意思?这一下午,你们就处成闺蜜了?”

“比闺蜜还要好,有点灵魂相通的感觉。”

“那就是你俩准备注册结婚了?”

“别闹,我跟你说正经的。”

维族姑娘没好气等了这个打岔的人一眼,又说:“就拿张涓涓来说吧,我和她是很多年的闺蜜了,我的事情她都知道,她的事情我也都知道,我一直觉得这世界上再也没有别的人像她这样,和我们这么亲密了。

可是你知道,我遇到杨果后,我发现她和我的思维更接近,我们的想法好像就在一个轨道上的一样,真的太神奇了。”

陈牧轻轻皱眉:“你这话儿要是让张涓涓听见了,我看她肯定得哭死。”

“她有什么好哭的,我和她永远是最好的姐们,我们的情分是谁也没办法比的……嗯,你到底要不要听我说话?”

维族姑娘忍不住踢了某人一下,瞪着他。

“我听我听,你继续。”

“我和杨果是思维和思想上的契合,怎么说呢,可能是因为我和她有相同的学术背景,而且性格有比较相像,所以在很多事情的理解上,都无限相近……嗯,反正就是看问题和想事情的角度很相似,真的有种一见如故的感觉。”

好吧,一见如故就一见如故吧!

陈牧从没试过和人一见如故,不懂这种感觉,不过这并不妨碍他尊重维族姑娘的这种感觉。

他边吃边问:“除了聊技术,你们还聊了其他别的什么?”

“嗯,杨果对我大概也有和我相同的感觉,她邀请我加入他们粳稻工程研究技术中心,说如果我愿意加入的话,她可以让我担任原老的首席助理科学家。”

“啊?”

陈牧一听这话,先微微一怔,随即忍不住气得拍案而起:“这个杨果不是好人,这不是存心要挖我的墙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