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撞机的项目彻底瘫痪了,不过这也是大家所预料到的事情,然而在网上却引起了轩然大波,很多人表现得非常悲观,甚至开始在网上破开大骂,面对这些人声音,徐茫完全可以理解。

当初自己知道这件事情,也是气得火冒三丈...毕竟那么多的心血放了进去,结果...有人在给你使坏。

此刻,

徐茫已经回到了魔都,正躺在床上看着网上的一些帖子,看着看着就默默关掉了手机,其实徐茫并没有生气,只是觉得自己突然太没用了,大家如此期待的项目,竟然出了那么大的差错。

“怎么了?”

“看你愁眉苦脸的样子。”杨小曼端着一碗鸡汤,来到了徐茫身边,无奈地说道:“是不是被网上的人骂了?其实那些帖子我都看了,大多数都是很理智的,觉得不是你的错,反而你能够提前发现问题,把问题遏止住...已经很厉害了。”

的确,

在网上几乎所有人都在骂,但唯独没有骂徐茫,反而对他发现这个问题而感到庆喜,因为如果现在没有发现,那么将来会成为一个大问题,到时候再去解决...这个代价远远不止现在这样。

“唉...”

“我只是感到自己很没用,这么重要的项目居然那么大的问题。”徐茫叹了口气,无奈地说道:“感觉对不起很多人,如果我当时能够再仔细一点,谨慎一点的话...或许就没有那么多的问题了。”

“哎呦!”

“你就是一个普通人,真把自己当做神啦?”杨小曼白了一眼自己的老公,没好气地说道:“这些天看把你给累的...”

话落,

小曼突然发徐茫有一根头发竟然变成了白色,这...这...他什么时候有了白头发?自己居然什么都不知道,恐怕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吧,也是,这些天他太辛苦了。

“别动!”

“我把你这一根白头发给剪掉。”

杨小曼从厨房拿来一把剪刀,小心翼翼地摁着徐茫的头,不过她的这个行为,让徐茫差点没有把心脏病给吓出来,毕竟一个打打杀杀的女魔头,什么时候开始搞起绣花针了。

“哎哎哎!”

“能不能直接动手拔掉啊?”徐茫缩了缩脑袋,小心翼翼地说道:“我真怕你把我的脑袋给剪下来。”

“白痴!”

“直接拔掉的话,以后会长很多白头发的。”杨小曼白了一眼徐茫,没好气地说道:“别动...又不会把你怎么样,你这样一直动来动去...万一把你脑袋给剪坏了,别说我的不是。”

我...

这...

徐茫彻底吓蒙逼了,傻愣愣地坐在那里,仿佛时间都凝固一般。

“嘻嘻~”

“感动吗?”杨小曼笑嘻嘻地问道。

“不敢不敢!”徐茫怎么可能敢动,动一下...分分钟归西呀。

杨小曼愣了一下,气得差点没有吐血,拧着他的耳朵,愤怒地呵斥道:“我问你感动吗?不是敢不敢动...是感动,就是感激的意思,你是不是傻呀?”

“噢!”

“你说这件事情。”徐茫苦笑道:“感动...我亲爱的老婆大人帮我剪白头发,我怎么可能不感动呢,话说等我老了以后,白头发慢慢变多了,你能不能也这样帮我剪头发?”

“当然!”

杨小曼搂着徐茫的脖子,亲昵地说道:“对了...如果有一天我走在你的前面,比如发生什么意外之类的事情,你就找一个顾家的老伴,我不想看到你孤独终老。”

听到小曼的话,徐茫沉思了许久,小心翼翼地说道:“为什么我不能找一个年轻的?”

杨小曼:(* ̄︿ ̄)

我...

你...

天呐!

自己究竟嫁给了一个什么样的白痴?

“你还想要年轻的?”杨小曼直接拎起了徐茫的衣领子,愤怒地质问道:“胆子有些肥呀?是不是最近没有挨揍,感觉自己已经无敌了?晚上你给我等着瞧...让你生不如死!”

徐茫露出一丝猥琐的笑容,一个翻身把小曼压了下面,问道:“小妞...你这是在挑战大爷我吗?”

“哦?”

“小女子还真想请教一番。”杨小曼白了一眼,笑嘻嘻地说道:“择日不如撞日,现在怎么样?”

徐茫:???

卧槽!

祸从口出啊!

不过,

幸好杨杨和曼曼及时出现,挽救了自己老爸悲惨的命运,现在徐茫挺怕小曼的...这女人就像一个机器人,永远不知道疲惫...感觉她才是真正的永动机。

“对了!”

“我帮杨杨和曼曼选了一家托儿所,差不多三十万一年吧。”杨小曼说道。

“啥?”

“三...三十万一年?”徐茫瞪大了双眼,惊恐地说道:“那些人是不是想钱想疯了?”

“你懂什么!”

“这当然很贵了...而且我找的双语幼儿园。”杨小曼白了一眼,没好气地说道:“采取了双语教学将确保孩子在中英文各半的语言环境中学习。”

徐茫一脸嫌弃地说道:“英语只是工具,有必要学得那么标准吗?”

“切!”

“你自己掌握了那么多的外语,结果跟别人说外语不重要,你...你这是什么行为?”杨小曼气愤地说道:“我跟你讲...这家幼儿园入学很难的,家长教育理念和素质是首要考察目标...到时候我们还要去考试。”

徐茫:???

什么?

让我去考试?

就为了让杨杨和曼曼成功入托...疯了是吧?

“不去!”

“对方什么身份啊?”徐茫翻了翻白眼:“让我去考试...让他自己过来!”

“...”

“去一下又不会死!”杨小曼踹了徐茫一脚:“去不去?不去...晚上别上进卧室。”

“去去去!”

“我去!”

...

这一天,

距离对撞机的事情,已经过去整整一周,相关的报道还在继续,而网民们似乎也到达耐心的极限,很多不理智的网友们,呼吁关闭这个吞金巨兽项目,把这些钱放到其他领域,比如教育事业。

一开始,

徐茫也没有怎么在意,觉得只是一阵风潮罢了,但随着事件逐渐酝酿,已经到了不可控制的地步,这一刻...徐茫才察觉到,自己不能不发声了,如果再不出现,肯定会出大乱子。

坐在电脑前,

徐茫看着眼前的显示屏,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言语,他完全不知道自己该写什么...

“爸爸?”

突然,

徐曼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书房门口,看着自己的爸爸坐在电脑前,笑呵呵地跑了过去,然后顺利地被徐茫抱到了怀中。

“怎么了?”

“小宝贝?”徐茫亲昵地说道:“刚刚睡醒啊?”

“嗯!”

徐曼打了一个哈切,然后凑到徐茫脸边,用力地亲了一下,不得不说...女儿真是爸爸的贴心小棉袄,徐茫和其他人不一样,他属于重女轻男的一类。

突然,

徐茫出现了一丝灵感。

“先到妈妈那里去好不好?”徐茫温柔地说道:“爸爸要工作了...”

徐曼和徐杨最大的区别,就在于徐曼很听自己爸爸的话,而徐杨比较叛逆...爸爸妈妈让他做什么,他偏不去做...除非揍一顿。

“嗯!”

徐曼点点头。

之后,

徐茫便把孩子抱到了她老妈的地方,自己便回来到了书房,开始给未来二十年的世界,写下一封展望的信件。

‘我们的时代充满了创造性的发明,我们使用电能把人类从繁重的体力劳动中解放出来,我们能横渡大洋,我们学会了飞行,甚至通过电波,我们能轻松地把消息传送到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但这远远还不够!’

‘未来的世界,我们将比现在更加勇敢,比现在更加睿智,我们将不再充满忧虑和恐惧。’

‘科学领引着我们走向未来,不过这个过程充满了曲折,或许我们会遇到很多阻碍,或许我们不少人会中途掉队,但我相信...困难永远这是暂时的。’

‘如果我们失败了,我相信我们的后人,应当会怀着一种体验伟大时刻的感觉,来回忆这一段历史,而不是去体验耻辱。’

‘失败并不可怕!’

‘可怕的是...失败了却没有吸取失败的教训。’

‘当然...’

‘我还在!!!’

徐茫看着自己写的这一段字,内心无比的感慨...对撞机项目,可能是他这辈子唯一个失败过的项目,尽管发现的很及时,可作为一位追求极致完美的人,是无法忍受这样的事情发生。

但...

它已经发生了。

就像徐茫所写的那样,失败并不可怕,最为可怕的是明明已经失败了,却没有吸取任何失败的教训。

“发了!”

徐茫也不管了,他的意思很明确,没错...对撞机项目看起来似乎失败了,出现了一些问题,但同时这也是一次宝贵的经验,给所有人都上了一课,吸取教训...

当然,

这个项目并没有失败,因为自己还在,只要自己在...就没有失败!

...

这天,

整个互联网来言,是一个充满意义的一天,作为世界上最厉害的物理科学家,在网上发布了一封公开信,信的内容很简单...对未来的展望与期待。

同时也向那些悲观的人们,发出了一个强而有力的讯号。

我还在!!!

没有任何一句话比它还充满了力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