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见钟情

第十八章 危机来临

苏岑默刚到办公室便接到了苏南电话:“我在B栋二楼的咖啡馆等你。你一个人过来,别让顾易北知道是我找你。”对方一共对他说了两句话,然后便利落地切断了通话,既没问声好,也没询问一下他的意见,笃定了他一定会赴约。苏岑默听着嘀嘀的短音,心里一阵发堵。

他跟苏南大概多少有些八字不合,尽管因为同一个男人维持着表面的和平友好,但只要逮住机会,总忍不住互掐,从前如此,现在依旧如此,从前他总是落下风,现在也没赢过。凭什么她叫他去,他就去啊!“你大爷!”苏岑默愤愤地骂了声,可还是拿起钥匙前去赴约。

惟一在上个月月底就全部搬到了新办公区,很多互联网相关企业都集中在这边,虽然地理位置距离市中心偏了些,但园区内该有的配套设施一应俱全,倒是很方便。苏岑默到的时候,苏南已经点好了两杯咖啡。“加糖不加奶,我没记错吧。”“呵呵!”苏岑默笑得有些阴阳怪气,边坐下边说道,“没记错,算你还有良心!”苏南笑了笑,没和他抬杠。她静默了两秒,忽然开口:“公司的事情,我能帮上什么忙吗?”

苏岑默刚喝进嘴的咖啡险些喷出来,他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的人,边咳边问:“喀喀!喀喀!你都知道了?!”苏南心头猛颤,果然被她猜中了……

昨晚,就在顾易北说出“分手”两个字的时候,那种绝望像是一把锋利的刀,硬生生将她劈成了两半。顾易北显然也没有想到她的反应会如此剧烈,看着呼吸急促、泪流满面的人,只能慌乱将她搂进怀里,不断地低声认错。“顾易北,你是故意的吧?”她不知道过了多久才找回言语的能力,“你恨我当初那样对你,所以你也要让我感受一次对不对?”他主动找她复合,把她捧上天堂,再一脚踢回地狱。

“不是的……”他手足无措地解释着,“南南,我在和你开玩笑。我不喜欢你去见徐兆林,又不好意思直说。我是因为吃醋,想吓唬你一下。我们不分手,永远都不分手。都是我都错,不该吓唬你。”

他一遍又一遍在她耳边安抚着。苏南没有再说什么,只是任由眼泪反复浸透他的衣衫。顾易北这一天忙碌下来是真的十分疲累,后来哄着哄着,他竟然不知不觉地睡了过去。

夜,静得让人心里发慌。或许是习惯了在绝望后寻求安宁,苏南也渐渐地平静下来,身旁的人呼吸微微沉重。即便在睡梦中,那双有力的臂膀仍旧牢牢地桎梏着她。苏南仰起头,黑暗中,她看不清他的眉眼,只能一遍遍在心里勾勒着他的轮廓,一如那些他不在身边的夜晚一样。她不相信顾易北刚才说的话,一个字都不信。他不是玩弄感情的人,决定在一起就会付出一切,分手了也绝不拖泥带水。他不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更不会像她刚才说的那样,是为了报复。所以他忽然说出分手,到底是为了什么?

让一个男人放弃自己喜欢的女人,要么是求而不得,要么是无法负担这份感情。而他和她,显然不是前者。清冷的夜色中,苏南猛然醒悟到什么。她想起顾易北这段日子的忙碌,想起他偶尔对着电脑凝思时不自觉流露出的焦躁,想起他刚刚在电话中的欲言又止。顾易北的公司应该是出事了。而这个念头,她此刻在苏岑默这里得到了证实。

苏岑默刚才太过震惊,说话没经过大脑,可这会儿看着苏南的反应,明白过来自己是被套话了。他就知道,按顾易北的性格,根本不可能将这些闹心的事说给她听,尤其是现在事情还没有定论。

“到底怎么回事?”苏南缓了口气,追问道,“之前不是还说新产品上市,公司转型之后前景更好吗?怎么忽然就出问题了?”“呵呵。”苏岑默干笑两声,“顾易北没告诉你吗?他要是没告诉你,我可不敢说。”

苏南抿着唇,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她的目光倔强而锐利,他被看得浑身不自在,最终败下阵来:“苏南,他不告诉你有不告诉你的道理,要是我背后说了,不是找抽吗?”“他要是肯告诉我,我还来问你?!”苏南语气有些急切,“到底怎么回事?!”

“出事就出在那批新产品上。”苏岑默叹了口气,也不再坚持保守秘密,“新产品的成本消耗远超出了我们的预算,投资方那边出现了问题。现在公司账面上的流动资金有限,很快资金链就会断裂。”

“然后呢?”苏南傻傻地问了一句。她虽然不懂生意,但一家公司的资金链一旦断裂,就很难再维持下去。

“然后?”苏岑默笑声中带了几分讽刺,像是在嘲笑她,又像是在自嘲,“然后当然是破产。到那个时候阿北可能还会背上一身债务。说真的,你现在和他分手……”后面的话在她冰冷的逼视下戛然而止。

这样面色阴狠的苏南是苏岑默从未见过的,他竟莫名感到一阵发怵。“喀喀……”他轻咳一声,尴尬道,“我开玩笑的,你别介意。”“我不会离开他。”苏南一字一句,像是说给他听,又像是在对谁宣誓,“这次就是死,我都要和他在一起。”说完,她从口袋里掏出张红票拍在桌子上,起身离开。

苏岑默看着她的背影愣了愣,然后摇头笑了起来,又在他这条单身狗面前玩儿什么生死相许的套路,可就怕苏南想一起死,顾易北也不会答应。

苏南离开咖啡厅,一路走到一楼,站在外面的台阶上缓了缓情绪。苏岑默说话一贯不能全信,她不知道惟一现在是不是真的随时会破产,但看着顾易北疲惫的状态,遭遇的危机应该不小。她的记忆中,他从来都是一副举重若轻的模样。似乎就算天塌下来,他都能随意抬手托起。可他昨晚竟然连“分手”两个字都说了出来,在他心里,可能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一旦惟一出事,他就和她断个一干二净,绝不拖累她。

苏南忽然一阵心疼,紧接着忍不住气愤,气他不声不响就要将她排除在外,又气自己太过平凡渺小,每次亲人陷入困境时,都无能为力,毫无办法。她狠狠吸了口气,掏出手机想打电话给他,可手指熟练地按出那串号码后却又停顿下来。

苏南抬头,看向惟一办公楼所在的方向。这个时间,他肯定是在忙。这种事情不是电话里一句两句话能说清楚的,而且她帮不上什么忙,不能再扰得他分心。屏幕上的号码被逐个删除,她收起手机,扬手拦下了正从远处驶来的一辆空计程车。

顾易北今天早早就下班回了家,门打开那一刻,饭菜的香气立刻迎面扑了过来。苏南举着锅铲从厨房里出来,看见他明显有些意外:“我还以为你今天也半夜回来!”顾易北回手带上防盗门,笑道:“没做我的份儿?”

“做了。”苏南说着露出几分窘迫的表情,“饭够了,菜……有点儿简单。”顾易北最近都不在家吃,其实饭也是她准备留给自己明早做炒饭吃的。“没关系。”顾易北举起手里的几个大塑料袋,边冲她示意,边走向厨房,“我买了点东西,随便再弄两个就够了。”

苏南一个人吃饭,只做了道最简单的番茄炒蛋。主厨的位置交接给顾易北,他迅速把买来的食材给打理好,不过半个多小时,一道红烧鲫鱼,一道醋熘小排,还有两个素菜、一碗汤全部上桌。不承认不行,有些人就可以做什么都像样。苏南夹了块排骨放进嘴里,想起顾易北第一次给她做饭吃的情景。

惊艳只能用来形容吃到菜的惊喜,她当时的心情是惊吓,可接下来就只剩下滔滔不绝的崇拜。顾男神就是顾男神,做个饭都有大厨水准!除了生孩子,还有什么是他不会的?那天苏南将减肥的誓言抛到了脑后,在吃掉整整两碗饭之后,又打包了他冰箱里的酱牛肉。

“太长时间没下厨了,味道还好吗?”低沉的声音将她从回忆中唤醒,顾易北擦着手走进餐厅,站到桌边时张嘴“啊”了声,示意她喂他。“味道不错,水平没有倒退。”苏南夹起排骨凑近他嘴边。顾易北却偏头躲开了,他一双眸子黑得像点了墨,目光炯炯有神地看着她,明显不怀好意:“别用手,换个地方。”说着视线扫向她红润的双唇。

苏南腾地红了脸颊。“流氓!”她翻了个白眼,将排骨又扔进自己口中,“不吃我吃!”“嘿嘿……”顾易北笑了两声,没再逗弄她,“吃饭吧。”他拉开椅子,先将她按在上面坐着,然后在她边上的位子坐下。

用餐时间很安静,谁也没有再说些什么。他偶尔会专注地剔除鱼肉里的刺,将整块雪白的肉放在她碗里。今天的红烧鲫鱼汤汁放多了糖,有些甜腻,可她每吃下一口,都忍不住心里发酸。

“顾易北……”饭吃到一半,苏南突然打破了沉默,“我今天去找过苏岑默。”“嗯。”他轻应了一声,语气平淡,听不出情绪起伏。“他跟我说了。”苏南吸了口气,“他说惟一的投资方出了问题,资金链很快就会断裂,甚至破产。所以你昨晚……”顾易北忽然抬眸,两人四目相接,她后面的话戛然而止。

关于昨晚,他们两个今天谁也没有再提起。顾易北今早没有像平时那样早出,而是先将她送去千城才又去的公司。他像是从不曾对她说过“分手”两个字,但粉饰的太平,他们心里都清楚。不是心有芥蒂,而是心有忌惮,她是,他也是。“小南。”顾易北放下了碗筷,神色间多了几分郑重,“昨晚的事情我道歉,我不该单方面决定我们两个的感情。我这几天太疲惫,有些冲动了。”“所以惟一是真的出事了对吗?”苏南从他并不相关的话中抓住了重点。

“没有他说的那么严重。”顾易北抬手揉了揉眉心,有些无奈,“苏岑默的话你也敢相信?投资方的确是出了问题,但是也不至于立刻就破产。惟一这些年一直参与资本市场,有一部分资金在那里。只要挺过这一段,年底资金回笼,一切就都不是问题了。”苏南目不转睛地看着他,并不相信这套说辞。如果真是这么轻松,他昨晚不会轻言分手两个字。

顾易北怎么会不知道她心中所想,他举手投降:“是真的。小南,我也不知道自己昨晚发什么疯。事实上,我说完那两个字就后悔了。你就当我压力太大,和你发神经,行吗?”苏南细细地观察着他脸上每一个细小的表情,仍是不能相信。顾易北叹了口气:“就算惟一真的出事了,你知道也是于事无补。”

“我不关心惟一是不是真的出事,我关心的只是我们两个会不会一直在一起。”

他低声轻笑:“当然不会一直在一起。”不等她发作,又立刻接了一句,“人死了就什么都没了,我们两个还能一直活着不死?”

“死了埋一起!”苏南没好气,“顾易北,你死了我给你陪葬!这辈子你别想摆脱我!”顾易北对上她近乎偏执的目光,忽然笑不出来了。

公司的危机远比他说的严重,年前投资的基金都在亏损,就算年底资金能够回笼,也不好说还能剩多少。他手上的确有很多垄断性技术,但这些同样也是双刃剑。公司发展一切向好的时候,投资者趋之若鹜;公司一旦出现问题,免不了有人会为了捞好处痛打落水狗。墙倒众人推的例子,在商场上最是常见。

可说来说去,这些都是还不知道会不会发生的未来。

“苏南……”他近乎叹息地呢喃着她的名字,“惟一是我的孩子,我不会放任它死去。公司不至于立刻就倒闭,但情况的确不乐观。我接下来做的每一件事都等于在赌博,如果我输了,将一无所有,可能还会背上巨额债务,比当年更糟糕。到那个时候,你不要嫌弃我是个拖累。”苏南忽然笑了出来,眼中不知何时蓄满了泪,视线一片模糊:“顾易北,那年在林城,我吞服了大量的安眠药之后又突然后悔了。你知道为什么吗?”挂在眼角的泪滴不堪重负,终于滚落脸颊,“因为我想起了你。”

纵然那时她以为他们再无可能,她却突然想要继续活下去,活在有他的世界里。无论他是受人瞩目的IT新贵,还是乞丐,对于她来说,他只是顾易北,是她存在的意义。

第二天顾易北醒来时,苏南已经梳洗完毕。窗外天色尚早,他摸出手机看了眼时间,确定不是自己睡过了头。他不由感到意外:“今天怎么起来这么早?”苏南递了杯温水给他:“你等下公司有事吗?”顾易北凝神想了想,摇头。公司最近都是急事,那也就等于没有非立刻解决不可的事情。

“那你能不能挤出来一个小时的时间给我,就一个小时。”“行。”顾易北端起杯子喝了口水,然后才想起来问她,“你要做什么?”苏南看着他,沉默一秒:“去民政局,登记,结婚。”顾易北:“喀喀……喀喀……”

最近没有什么节日,属于结婚登记的淡季,他们去得早,整个婚姻登记处除了工作人员就只有他们两个人。现如今机关部门也人性化,结婚套餐三种任选,最便宜的9元钱,后面依次是99元、999元。苏南为图快捷省事,直接选择了最便宜的,填表、照相、领证,前后半个小时不到,两人就成了合法夫妻。

顾易北全程脸色有些发黑,本来结婚这种事就应该由男人先提出来,结果被她抢了先,没鲜花没钻戒,工本费加照相一共花了不到五十块钱,还是她付的钱。这都是因为他整个早上都被她那句“登记结婚”震惊了,出门时手机、钱包全忘了带。顾易北觉得,他身为男朋友,哦不,现在应该是她合法丈夫的自尊,彻底被打击到了最底层。

“苏南,我现在还没破产呢,你不用这么给我省。”上车的时候他说了一句话,接下来全程都没有再理过她。苏南却对他的冷脸丝毫不介意,收起两个小红本本,一副“我已经吃定你,看你往哪儿跑”的架势。

顾易北什么东西都没带,苏南身上又带着贵重物品——结婚证,从民政局离开后,他将车子开回家里,然后又送她去了公司。苏南临下车前,顾易北忽然说了一句:“下班我来接你。”“不用了。”她想也没想直接拒绝。从惟一新公司过来,路程不算太近,而且一路晚高峰,堵车严重。

“去挑戒指。”他凑过去吻了吻她的嘴角,说话时嗓音格外缠绵。苏南顿时感觉嘴里被塞了大口的糖,甜到了心里:“好。”说完左右看了看,见外面没人,迅速在他唇上亲了一口,逃一样推门飞奔下车。

低沉的笑声被关闭的车门阻隔在车内,顾易北目送着她奔进写字楼大门内,英俊的面容上笑容渐渐消失。他静静地在车里坐着,直到大堂保安过来催促。车子启动的同时,放在仪表台上的手机响了起来,顾易北戴上蓝牙耳机:“沈总……好,我十分钟之后到。”

华策风投在A城并没有办公地点,他们的首席执行官沈淮安来这边,纯粹是私人原因。顾易北和他相识是在一次商务交流会上,会后两人一直保持着联系,只不过交往不深。之前惟一寻找投资的时候,也曾和华策商讨过,但是沈淮安做生意出了名的黑,几轮谈下来,双方没能就利益达成共识。权衡之后,他和苏岑默选择了另一家和华策差不多资质的投资公司。只是没想到那家公司高层出了问题,连带着他们也受了影响。

当时顾易北决定和另外一家合作的时候,沈淮安曾经给他打过电话:“惟一是我看好的企业,顾总什么时候愿意一起发财,我随时欢迎。”顾易北那时听完只是客气几句,却没想到不过一年时间,就真奔着对方去了,他甚至怀疑这个人那时候是不是就知道一些内幕。

沈淮安就住在上次闹了火灾乌龙事件的格林酒店,两人约在一楼的咖啡厅见面。顾易北到时,对方已经等在那里。沈淮安脸色不太好,看起来像是昨晚熬了一宿,见了顾易北也没有寒暄,开门见山:“顾总现在来找我,就不会是当初的条件。”顾易北虽然只和他接触了几次,但已经习惯他这种直接,在他对面落座,摆手拒绝了拿着菜单过来的服务生,笑着说道:“惟一是我的心血,当初的条件实在让人不能接受。”“那现在就能接受了?”“现在同样不能接受。”

沈淮安一愣,顾易北往后靠上椅背,目光微沉:“沈总,明人不说暗话。对于华策来说,惟一不是你仅有的投资选择,所以你们的条件近乎苛刻。但是我既然敢来找你,肯定也是有备而来。”“那说说看你的准备。”沈淮安抬手做了个请的动作。

顾易北缓缓吐出四个字:“瑞风制药。”沈淮安眸光闪了闪,随即恢复如常。顾易北继续说道:“其实说起来,惟一现在的困境还是沈总造成的。如果不是你们做空了瑞风制药的股份,就算是投资方出了问题,惟一也不至于山穷水尽。那个并购案你们策划已久,不会不知道瑞风制药的股东也有惟一。现在对于你们来说,时间就是金钱。两败俱伤,不如互助合作。”

沈淮安抿唇不语,顾易北勾唇笑笑,也不再言语。有些话,心照不宣即可,不必点透。沉默大概持续了几分钟,沈淮安忽然笑了出来:“顾总干脆别做什么IT公司了,来这边做风投吧。”顾易北失笑:“比起成天钩心斗角,我更喜欢写代码。”“钩心斗角?”沈淮安咀嚼着这四个字,眸中闪过一丝深意,“我在这行做了十年,瑞风是少见的一块硬骨头。顾总手里的股份,我用市价三倍回购。至于惟一的投资,我最多只能再让利两层。”“好。”顾易北点头,爽快答应。瑞风制药的股份以市价三倍卖出,已经足够惟一应付一阵。只要有了喘息的资本,他就能让这场仗反败为胜。

既然意向达成,就没有再继续废话的必要,顾易北直接起身告辞:“我先回去了,最近实在太忙,没法招待沈总。”“顾总客气。”沈淮安跟着站起身,然后忽然问了一句,“顾总看今天的新闻了吗?”

苏南今天只请了两个小时的假,理由是肚子疼。她并没有将自己成为已婚妇女的事告诉同事。她总觉得结婚就是她和顾易北两人的事,关起门来恩爱就好了,干吗要晒给别人看。而且惟一现在正是生死存亡的阶段,最好不要节外生枝,让他分心。

运营部又招了两个新人,顶了她和齐双双的空缺。原来钟丽那间独立办公室,现在成了她的地盘。钟丽在的时候还兼着版权推广,苏南这方面完全是小白,所以版权部分如今陈总亲自过问,她则主要负责为内容增长流量。

苏南一到公司便立刻联系了两个流量不错的营销号,敲定好了下周几本作品的宣传细节。撰写推广软文的事现在不用她亲自动手,升职之后倒是轻松不少。苏南点开几家常逛的网站,开始潜水看八卦。其中一家网站突然刷出的热门新闻立刻吸引了她的注意力:惟一科技旗下软件涉嫌侵犯客户隐私,目前警方已立案调查。

顾易北回到公司的时候,来做笔录的警察刚刚离开。公司资金周转出问题的事情,目前只有他和苏岑默知道。惟一这几年来虽然顺风顺水,但也遇到过不少困难。大家见到这种情况,除了气愤外,并没有慌乱,仍旧各司其职,按部就班地工作着。

警察是苏岑默接待的,他一进到顾易北的办公室便立刻反锁了房门,面上仍是带着笑容,却写满了苦涩:“你说,这买卖是不是真干不下去了?”顾易北看他一眼:“要是真干不下去,你有什么打算?”“没想过。”苏岑默摇头。

顾易北坐到大班椅上,抬手开了电脑:“我刚才去和沈淮安见了一面。”苏岑默愕然看向他:“你准备答应他们的条件进行融资?”说完觉得不对,“这个时候找他,条件肯定更苛刻,搞不好惟一就得易主,我们两个都要给别人打工。”“所以我没融资啊。”顾易北笑了出来,也不卖关子,“我们在瑞风制药的持股,他用三倍市价收购。”苏岑默更加意外:“他竟然答应了?”

“时间对于他来说更宝贵。”顾易北说道,“瑞风制药的并购案花费时间太久,我听说华策董事会已经有了微词。这个时候能用钱解决的事情,他不会犹豫。”说着他叹了口气,“这笔钱足够周转。只要产品能够如期上市,这盘棋就算活过来了。”苏岑默闻言也松了口气,顾易北从来不说没把握的话,他说没问题,那就是没问题。

“对了,警察来的事你知道了吧?”“知道。”顾易北点头,“你看着处理吧。类似的事情以前也不是没遇见过。”

其实事情不是现在才开始的,早在一星期之前,就有人在相关论坛上吐槽过惟一旗下开发的某些应用软件存在一些问题,而且说得有理有据。现在警方正式立案的,是一款健康管理软件,属于公司最早期的产品。目前仍旧使用的用户数不算特别多,却大多是精英阶层。这一批人最为注重隐私,事情一曝出来,用户反应很激烈。

但是事情远比想象中要棘手许多。警察办案需要法律程序,网民发帖却是分分钟的事。从上午新闻出来,到下午2点左右,才不过短短半天时间,对于惟一的声讨和质疑已经盖过了当天的几个大事件。几乎所有惟一旗下的产品,都被人拿出来讲了一通弊端,甚至连顾易北本人也遭到了各种谩骂。除了跟风之外,还有一些文章写得言之凿凿,仿佛事情已经定论的模样,什么“从良心企业到黑心企业,看神话如何破灭”“我们的隐私谁来保护,强烈呼吁追究企业刑事责任”……显然是有人在背后引导舆论。等到晚上快下班的时候,已经预订新产品的销售商打来电话,虽然没有表明退货,但质疑的态度很明显。

公司资金暂时是解决了,但又出了其他问题。其实现在网络三分钟热度,只要警方调查清楚没问题,这些网上的声音过段时间就会平息下去。可要命就要命在,惟一的新产品要赶在年底上市。三个月多一点的时间,如果公司不能洗白,新产品的销售就会遭遇滑铁卢,公司恐怕难以度过这次危机。

有时候顶风发声不是最好的办法,所以顾易北并没有联系各大网站删帖或是屏蔽,而是一边采取冷处理,一边从公司内部抽调了精英员工,成立了一个应急小组,召开会议研究应对方法。会议开完已经晚上9点半,顾易北转头看了眼窗外漆黑的夜空,猛然想起自己忘记了告诉苏南今天晚归。说起来,今天还是他们的新婚之夜。

他急忙拿起手机,结果还不等拨号,对方的电话已经打了进来,两人仿佛心有灵犀。顾易北敏锐地察觉到听筒里有风声灌入,那边的人像是在室外。“南南……”“顾易北,我还有两分钟到你公司,你下来接我。”

新书推荐: 冥夫老公,我要离婚 死灵档案 鬼校迷局 茅山鬼门 十宗罪 东北马仙 惊悚西游 帝国吃相全文免费阅读 法不藏凶 拐个阴夫当靠山

热门搜索

重生战神超能力总裁萌宝系统聊天群万界最强穿越